首页 > 书库 > 《郡主难惹》类似郡主难惹 Mary 郡主难惹娘受

郡主难惹

古代言情已完结

火爆新书《郡主难惹》是鸿影长空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林晓,牛青山,书中主要讲述了: 沿着官道走了约莫十来里路,到了一处密林边。 牛青山跟林晓说,“郡主,我让人在这等着呢。” 说着他吹了个呼哨,二十来个汉子从官道边

阅文集团|更新:2019-11-21 04:29:19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火爆新书《郡主难惹》是鸿影长空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林晓,牛青山,书中主要讲述了: 沿着官道走了约莫十来里路,到了一处密林边。 牛青山跟林晓说,“郡主,我让人在这等着呢。” 说着他吹了个呼哨,二十来个汉子从官道边

《郡主难惹》免费试读

沿着官道走了约莫十来里路,到了一处密林边。

牛青山跟林晓说,“郡主,我让人在这等着呢。”

说着他吹了个呼哨,二十来个汉子从官道边的密林里跳出来。

林晓赶着离宫去麒麟山,林六担心没别的侍卫,护卫不足。牛青山拍胸脯说他在城外有绝对可靠的兄弟。

从密林出来的这些人,虽然也是衣衫褴褛,但看着比刚才沿路见到的流民们精神多了。

林晓跳出马车,看看这些人,再看牛青山的眼光,就意味深长了。这些汉子看着面黄肌瘦,但那体格身形透着彪悍,走路的架势一看就是练过武功的。这些人脸上神情隐隐有些不驯,只怕是见过血的,这些会是普通的流民?

“他们,就是没活路的流民?”林晓抬了抬下巴,当她傻啊。

牛青山讷讷地说,“郡主,我和这些兄弟们,原先都是良民,真的……后来活不下去,偶尔……偶尔也干过劫富济贫的勾当!”

这不就是劫匪吗?林六瞪着牛青山,“哥,你们是朝廷钦犯?”

“没……够不上……我们……我们也没干过几次……郡主,我们没杀过好人。”回忆往事都是泪啊,“我们到了京城边,有一次抢到敖府田庄运粮的……后来,后来就遇上南夷细作的事……”

牛青山觉得他们真是最倒霉的劫匪,没干几票就撞上敖府,幸好他们跑得快,混回流民堆里,倒没人找他们了。

“原来是刚出道就遇上硬茬啊?敖思寰就这么放过你们了,是什么都没抢到吧?”林晓有些鄙视,下手了什么都没捞上,弱!

“他们……他们人多……”眼看着郡主的眼光越来越鄙夷,牛青山不服气了,他们才二十来个人,还都没怎么吃饱饭,武器又不好,这怎么干的过?

“我就不怕!”林晓拍了拍胸脯。

牛青山……

汉子们看林六目露不满,牛青山心虚解释,有些急了。

“郡主,兄弟们一定卖力。”

“就是,就是,您就让我们跟随您吧?”

“得了得了,别叫了。”林晓看看这些汉子,看着都有把子力气,“都跟着走。丑话说前头,之前我不管,今后谁要是敢抢百姓,我揍不死他丫的。不过,抢敖贱人例外,就算大街上看到了,你们都可以去抢。”

汉子们开始纷纷点头,听到最后一句,敖贱人是谁?

牛青山压低声音,“太师。”

汉子们面面相觑,他们得多想不开多想找死,才会在大街上抢当朝太师啊?不过,点头还是要点的,态度要明确。

林晓很满意,规矩先定下,以后好相处。前世她可是带过兵的,比起宫里那些太监宫女,收拾兵痞子她经验很足。

既然将人收为手下了,小弟穿得太落魄,她这老大也没面子啊。

林晓看看马车里那几个大包裹,从宫中跑路时,她把自己最值钱的家当都放马车上了。可惜她没什么家当,只有这几包裹扒来的衣裳。

放着也生不了钱,她将包裹拎出来,大方地说道,“给,你们每人挑一身换上。”

众人打开包裹一看,里面是九门提督差役的衣裳。众人脑中马上想到一个词——假冒官差!做劫匪和假冒官差,哪个罪名更大啊?

众人都有些纠结了。

“行了,别嫌旧,比你们身上的好多了。”好歹没破洞嘛,哪像他们身上那些,有的都快烂成破布条了。

“谨遵郡主吩咐。”有机灵的应了一声,立马找出一件,钻到密林去换衣。

众人一想,对啊,郡主比九门提督大吧?郡主吩咐的,他们得听!有人带头,众人马上你争我抢起来,很快,一个个九门提督“差役”从密林中走出来。

牛青山看着一个个出来人模狗样的,瞧瞧自己身上的衣裳,咳了一声,也拿起一件衣裳去换上。

盗匪天生对官兵有敬畏感,众人一穿上这些官兵衣裳,一个个连站都站得更直了。

林晓满意地点头,这么一群小弟,带着还算有面子,跳到马车上,小手一挥,“走,抢麒麟山去!”

众人……投靠郡主,抢劫合法化啊?

敖府里,一心笃定的敖太师,在安排好事情后,天快亮时才合上眼想歇息会儿。刚刚闭上眼,就听到隐隐约约外面有哄闹声,好像还有山呼万岁的声音,吓得一咕噜坐起来,“外面发生何事了?”

敖有期走进书房,“父亲,圣上派人在京城内外施粥,粥棚都搭出来了,流民们正感念皇恩呢。”

圣上派人施粥,流民感激涕零!

茶楼说书的,都能现编了一出好故事了。

敖太师一皱眉,“这事怎么没人来报?”

“据说圣上临时起意的,昨日半夜吩咐的,今天一大早就将御林军和宫中太监们派出去了。”敖有期解释完,犹豫半晌,又摸出一锭银子,“父亲,这是前街粮铺的掌柜的,让人送回府来的,您看看。”

敖太师接过银锭,翻过来一看,银锭底下刻着一个小小的“敖”字。

“这……这是哪里来的银子?”

“掌柜的说,早上刚一开店,冲进来一伙人要买粮。他当时没细看,后来……后来再一看,这好像是咱们府上的记号……”

偷了他的钱,到他家的粮铺买粮!再拿着这些粮食收买民心?

圣上居然这么不要脸了?

这是完全视他如无物啊!敖太师差点眼前一黑再晕过去,硬生生忍住呕血的冲动,“收了多少锭?”

“前街那铺子里,只收到这一锭。掌柜的说,来买粮的有衣裳破烂的看着像流民,也有宫里人,扔下银子带上粮食就走。这半日功夫,京城粮铺都快卖空了。”

“派人,到其他粮铺去查,有府中记号的银锭,都记下来!”

丢失的金银里,刻着敖府记号的有不少。

他倒要看看,等他将这些金银丢到圣上面前时,圣上一国之君,要如何解释。若是圣上失德……是不是可以换个新君?

《郡主难惹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