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乱红尘之妃倾天下》轻舞乱红尘 精彩试读 乱红尘之妃倾天下小说完结版

乱红尘之妃倾天下

古代言情已完结

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半夏冬生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《乱红尘之妃倾天下》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,兰沁,容青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,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! “你身体怎么样了?”南容无一看了看又望向窗外的兰沁道。 “前些日子,我将凤阳令暗卫丢了出去,很是消停了一些,养了些时日,近日倒没

阅文集团|更新:2019-12-16 00:21:05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半夏冬生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《乱红尘之妃倾天下》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,兰沁,容青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,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! “你身体怎么样了?”南容无一看了看又望向窗外的兰沁道。 “前些日子,我将凤阳令暗卫丢了出去,很是消停了一些,养了些时日,近日倒没

《乱红尘之妃倾天下》免费试读

“你身体怎么样了?”南容无一看了看又望向窗外的兰沁道。

“前些日子,我将凤阳令暗卫丢了出去,很是消停了一些,养了些时日,近日倒没觉得有什么不适。”

“我给你把把脉?”南容无一看着她道。

“……好”,兰沁将胳膊放在了桌子上。

“……”

“怎么了?”兰沁看见南容无一并无动作只是望着自己,便问道。

“……你这次倒是听话”。

“生命何其短暂,我还有好些事没做呢”,兰沁接到。

把完脉,南容无一脸上倒没了往日一把脉就冷几分的情形,道“我开些药,你再好好将养些时日,那以毒养身之法能不用便不用”。

“嗯”,兰沁答道。

南容无一出门便去了西侧的厢房,那里面全是药材。取药回来后,便看见兰沁拿着本书勾着唇角,烛光照在她的侧脸上,给她添了不少暖色,这样静谧、恬雅的光景,南容无一很久没见到了,不由眼里也暖了几分。

“在笑什么”,南容无一道。

“我只是在想,今晚在弦雅阁,梦公子给钟离穆宏斟的那杯赔罪酒里加了什么”,兰沁倒了杯茶递与南容无一。

“不过让他醉几日,毕竟是从弦雅阁出去,闹得动静太大,倒也不好”。

“醉几日?”兰沁有些幸灾乐祸的继续道“梦公子的醉几日怕是不好过。”

南容无一看见窗外已显现出黎明前的暗夜光景,取了兰沁手里的书:“天快亮了,去休息吧,我也回了”。

“你也一晚没休息,要不也先去休息会儿”,兰沁道。

“我回去一趟,还要去趟钟离府。”

“师哥!”南容无一走至房门处时,兰沁站在房内唤了一声。

南容无一回身,看向兰沁。

“你别动他”,兰沁道。

南容无一知她说的是钟离穆云,看了她一眼答了声“嗯”。

屋内烛光一下一下的跳跃着,兰沁走至房门外,看着极暗的夜空,方才在屋中添的那抹暖色也终究荡然无存。她其实最怕这样的光景:暖了,又冷了。

“主子,要不要吃些东西再去休息”,不知过了多久,天际已然泛白,青阳上前道。

“不用了,你们陪我练会儿剑吧。”兰沁向后院走去。

“主……”,青阳刚开口,便被紫阳塞了柄剑,并道:“昨晚看见钟离家的那两位公子,主子怕是又想起大公子和二公子了”。

“要不我们通知小公子,看能不能来一趟,正好这次江湖英豪大会,也不会有太多人注意到”,青阳道。

“可是,若让主子知道……”,紫阳有些犹豫道。

“这段时间,主子身子刚好有所好转,如今又开始混乱,这样下去……”。

“主子不愿让小公子搅到京城这摊子事儿里面,且又护的紧,若我们擅自做主,让小公子出现意外,你我倒无所谓,只怕是更会害了主子。要不我们请梦公子来吧,他时常闹着主子些,倒好让主子分分心。”

“也好……”青阳道。

……

品和茶楼位于朱雀街延华道,兰沁应钟离穆云之约到时,钟离穆云正与小二吩咐着什么,看见兰沁,起身两厢见礼,入座。

要了茶点,钟离穆云便端起茶杯向兰沁道:“昨日舍弟之事是我这做大哥的管教不严,今日在下便以茶代酒向姑娘赔礼道歉,还望少阁主看在舍弟酒后言行失度的份儿上海涵。”

兰沁还礼道:“三公子客气了,这酒后言行,兰沁怎会放在心上”。

“在下……”,还未等钟离穆云话说完,便有一紫衣姑娘提着条鞭子站在了兰沁面前,气势甚是嚣张,“你就是那位入住凤阳府的惊华仙子?”

“在下兰沁,不知姑娘是?”

“本小姐乃辅国将军之女李素蓉”,紫衣女子抬了抬下巴向兰沁道。

“原是李小姐,兰沁失敬,不知李小姐所为何事。”兰沁看了眼随后而来的素和容青向紫衣女子道。

“本小姐听传闻你与容青哥哥走的甚近,就想问问你们到底什么关系。”

“李小姐口中的容青哥哥可是素和三公子,素和容青”,兰沁微笑道。

“是,就是当今太子太傅素和大人第三子,素和容青,传闻你与他……”,李素蓉并未将话说完,而是用力甩了甩手中鞭子,旁边一茶桌应声而裂,似乎很是赌气。

“传闻?”兰沁扫了眼裂开的茶桌,面漏疑惑,向李素蓉道“不知李小姐所言传闻为何事”

“你……你还装,就是说你与容青哥哥什么风月无边……”,李素蓉跺脚愤怒向兰沁道。

“李小姐说笑了,兰沁与素和三公子仅一面之缘,且是上次郊外遇刺,得三公子仗义相助,实在不知这风月无边因何而起。”兰沁笑道。

“你撒谎?安阳城都传遍了,你竟说这不是真?”李素蓉道。

“李小姐可是想让这传言成真?”兰沁斟了杯茶向李素蓉递去。

“你休想,容青哥哥乃当今太子太傅嫡三子,岂是你这种身份的女子可肖想的。”李素蓉将茶杯扫向一边。

“兰沁做事向来量力而为,实不用李小姐这番忠告。兰沁方才出门,见辅国将军携家属归京阵仗,不想不过几盏茶的功夫,李小姐竟寻到了这茶楼,可谓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啊,兰沁佩服。”兰沁望了眼乖巧立在素和容青身旁的鹅黄衣衫女子抿了口茶淡笑道。

“哼,娘亲说容貌越是出众的女子越是心如蛇蝎,让人避之不及,若不是真儿告知,容青哥哥还不知让你这妖女怎么骗呢。”李素蓉复又提起鞭子指向兰沁,只是这鹅黄衣衫女子听到李素蓉这话时,表情极是微妙。

“李小姐身为辅国将军之女,倒也着实有让人佩服之处,比如这心智……”,说完这话,兰沁突然收了笑脸,放下茶杯,像是要离开。

素和容青知道,兰沁向来没耐心,肯在此言语几句,多是心情不佳,此刻怕早已不耐烦了。

“别说这些废话,本小姐告诉你,不管你与容青哥哥如何,本小姐都不会让容青哥哥娶你的,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”,李素蓉上前一步挡在兰沁面前道。

“李小姐多虑了,兰沁还真无此心,至于素和三公子,你倒是可以亲自问问他,只是兰沁不知,素和三公子的亲事竟是姑娘说了算”,兰沁婉转一笑看向素和容青。

素和容青听到此语,望向兰沁,上前一步,向兰沁拱手道,“是容青处事不周,给兰沁小姐添麻烦了”。

“三公子客气,当日承蒙三公子相救,兰沁还未向三公子致谢,今日兰沁还与钟离三公子有约,改日定不敢失了礼数”,兰沁回礼笑道。素和容青知道,她这是又调皮了。

若然,兰沁话还没说完,李素蓉便又是一脸愤怒的看向她,素和容青转身向李素蓉道:“承蒙李小姐抬爱,只是容青自小便有婚约,不敢让李小姐自毁了声誉”。

听完这话,只见那鹅黄衣衫女子咬了咬唇,低眉潋目。倒是李素蓉道:“容青哥哥还要等?”

“容青告辞。”,素和容青转身离开。

听到此番言语,茶楼看热闹的人窃窃私语道,哎,可怜这李小姐提着鞭子追了好些年,竟还是不得。又有人道,我的银子啊,原来这风月无边也是假的。

钟离穆云看了眼同自己走下茶楼的兰沁,见其神色自若,并未有异,想着是否真是自己想多了,她果真与慈儿无关?但仍是不信,天下竟有如此相似之人,于是便又道,“今日本是向兰沁小姐赔礼的,不想又让小姐遇到此种情形,都是在下的不是。听闻小姐来京也不久,若是肯原谅在下,在下便带小姐四下转转如何”。

兰沁抬眼望了望日头,很是想推脱,但想着他看起来无论如何也想再试探试探自己,若今日不应,日后也许会弄巧成拙,于是道:“兰沁连日来,也没好好看看这安阳城,如此倒麻烦三公子了”。

“怎会,在下向来身体不好,多亏家父请了无一公子调理,如今身体大好,也想到处走走,如今有兰沁小姐一路,穆云求之不得,小姐请……”,钟离穆云向兰沁道。兰沁看他指的路,刚好通向钟离家,微笑着向其点了点头。

朱雀道上人来人往,络绎于途。有耍杂耍的、有摆摊写字画画的,经过一个喊冰糖葫芦的小贩时,兰沁随手买了十串,分别给自己身后的凤染、紫阳及钟离穆云身后的两位随从各两串,又将剩余的两串向钟离穆云递了过去,只见钟离穆云及其身后的随从表情都有些呆滞,兰沁才反应过来,想到“这习惯真可怕”,于是微笑指着凤染和紫阳解释道:“她们爱吃,习惯了”。

钟离穆云笑了笑道,“兰沁小姐待手下倒也宽和。”

“兰沁乃江湖中人,一路生死蒙他们相护,虽非手足,却也似手足,理应如此”,兰沁笑道。

“是穆云狭隘了”,钟离穆云道。

“三公子过谦了,所处环境不同罢了”,兰沁道。

钟离穆云一路向兰沁介绍着各家店铺,兰沁一一记在心里,她发觉,就这朱雀街上,大哥私底下的产业竟比钟离家明面上的产业多出一倍不止。而那私底下的产业现在全部在自己和弟弟穆轩手中。

经过一位算卦先生时,兰沁突然忆起,她八岁那年,有高僧批命,言:痣于眼角,谓之为泪,一生流水,半世飘蓬,命硬,多为情所困,易早殇。早殇吗?,她勾了勾唇,抬眼望向不远处的钟离府。

《乱红尘之妃倾天下》 免费阅读章节

《乱红尘之妃倾天下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