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我真的只想做个米虫》我想做个小可怜 健全文 我真的只想做个米虫18禁

我真的只想做个米虫

古代言情连载中

新书《我真的只想做个米虫》全文在线阅读,作者四大皆空否,主角贺竹,陈媛,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精彩章节节选: 陈媛一时间答不上来,她本来就是随口胡诌的,哪有什么公子,现找都来不及。 男子见陈媛不出声,表情也逐渐淡漠下来,半晌,平静道:“有

阅文集团|更新:2020-03-13 20:04:11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新书《我真的只想做个米虫》全文在线阅读,作者四大皆空否,主角贺竹,陈媛,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精彩章节节选: 陈媛一时间答不上来,她本来就是随口胡诌的,哪有什么公子,现找都来不及。 男子见陈媛不出声,表情也逐渐淡漠下来,半晌,平静道:“有

《我真的只想做个米虫》免费试读

陈媛一时间答不上来,她本来就是随口胡诌的,哪有什么公子,现找都来不及。

男子见陈媛不出声,表情也逐渐淡漠下来,半晌,平静道:“有朋自远方来,吾自当扫榻以待,但若来的是恶客,就休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
“啊哈哈哈!”陈媛尴尬的笑笑,“怎么会是恶客呢!不会是,绝对不会。”

男子面色并未转缓,陈媛顿了一下,摊手道:“好吧,我说实话,确实没有什么公子让我取画,那是我瞎编的。”

“什么?你,你编的?”男子还未说话,小姑娘探出头来,大声道:“那你被公子打。”

“假的。”

“你说你叫陈三?”

“呃,这个,半真半假吧,我的确姓陈,在家也确实行三,但陈三却不是我的名字。”

小姑娘瞪他,往死里瞪,陈媛不好意思,一把年纪了还骗小姑娘,这张老脸有些发热。

“说吧,不知陈公子来此有何贵干?”男子淡淡道。

陈媛轻咳了两声,肃然道:“实不相瞒,今日来此却是有一事请教,这位公子,呃......”

“公子唤我贺竹即可,”男子开口说道。

“好,贺公子,在下陈媛,有一件重要的事儿想与公子商议,不知,可否借一步说话?”

陈媛扫了一眼贺竹背后的小姑娘,男子眉眼未动,说道:“不必了,馨儿不是外人,她是我妹妹,陈公子有事大可明言。”

小姑娘听见陈媛要把她赶出去,单独跟竹哥哥说话,气的脸颊鼓鼓的。

心想,这个坏人不但满嘴谎话,现在居然还想背着她,肯定不是啥好鸟,她可要看好了竹哥哥,免的学坏。

“那好,我就直说了,”陈媛没管小姑娘的心思,既然你不怕别人听见,我还怕个什么。

“贺公子可知沈太傅的幼女沈慧沈姑娘三日前死于非命。”陈媛表情肃然,说完之后一直紧紧的盯着贺竹观察。

“有所耳闻,”贺竹身子微僵,嘴角抿成一条线,说不出的嘲讽,但表情一闪而逝,再看去的时候,他又恢复了平静的样子,反问道:“整个京城还有不知道的吗?”

......

陈媛道:“那你可知是谁杀了沈姑娘?”

贺竹一怔,不确定道:“据说是永安侯的嫡次女。”

“对,说的就是我,我就是永安侯的嫡次女,陈媛。”

淡淡的话音一落,掀起的是滔天巨浪,“你是永安侯府的三姑娘?”

突然,一声尖锐的喊叫响起,其中夹杂着不敢置信,贺竹本该惊讶的表情,被这一声尖叫打断。

陈媛本来还想借着表明身份的机会观察贺竹的微表情,就算他隐藏的再深,一瞬间下意识的变化怕是瞒不了人。

可谁能想到,偏偏就有煞笔来挡道,好好的观察机会就这么溜走了。

陈媛怒视惊叫了一声的陆衍,只见他也是怒气冲冲的走过来,眼睛瞪的跟铜铃一样大,好像要来打架。

“你是永安侯府的三姑娘?世袭三代那个永安侯府?陈尧是你爹?”

陆衍站在陈媛面前,死死的盯着她,二人互瞪,陈媛咬牙,“怎的,就是我,你待如何?”

陆衍恍惚的看着她,陈媛一把推开怔忪的人,陆衍被推了一个跟头,还好周擎扶了他一下。

既然试探的结果不尽如人意,陈媛准备直接点儿,走到离贺竹一步之遥的地方停下。

“贺公子,不知沈慧沈姑娘遇害当天你在何处?她的贴身婢女碧玉又来玉芳斋做什么?”

陈媛开口就很尖锐,贺竹眉头一皱,也有些恼怒,当然,无论谁被人盘问心情都好不到哪儿去。

“陈公子,不对,是陈姑娘,我在哪儿,在做什么,没有必要跟你汇报。”

贺竹也不傻,陈媛一副质问的口气,这是怀疑他跟案子有关系啊。

陈媛道:“当然没必要跟我说,但现在外面都说是我杀了沈姑娘,我不能一辈子背着个杀人犯的名声苟延残喘。

沈慧的死,与我无关,但谁让我这么倒霉,管不住自己的嘴,也管不住自己的脚。”

......

陈媛认真的看着贺竹,等着他的答案,贺竹沉默片刻,说道:“沈姑娘出事那天,我一直都在店里。

还有,我并不认识你说的什么贴身婢女,那天确实有一个女子来店里取画,我并不知道她是谁。”

“你不知道她是谁?”陈媛笑了笑,说道:“店是你的,有人来你这取画,你说你不知道取画的人是谁!贺公子,你不觉得这个理由很可笑吗!”

贺竹紧抿着嘴,拒绝回答这个问题,小姑娘从背后冒出来,忍不住解释道:

“竹哥哥说的是真的,来取画的人只需拿着凭证来就能把画带走,我们并不需要知道客人的身份,玉芳斋一直以来都是这样。”

陈媛哑然,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么做生意的,怪不得要倒闭,这么做生意能开起来才是怪事了。

“这么说,沈慧之事与你并不相干?”

“不管陈姑娘信或不信,贺某都只有一句话,”贺竹紧盯着陈媛的眼睛,一字一句道:“我,问心无愧!”

“既然贺公子心怀坦荡,自是事无不可对人言,但我还有一事不明。”

陈媛没等他答应,直接道:“不知贺公子,贺掌柜,刚才去给谁烧纸了?

这大白天的,不年不节的,能让贺掌柜扔下店铺去祭拜她,想必这个人在贺掌柜心中一定很重要了。”

贺竹一声不吭,小姑娘低着头,满脸的歉疚,要不是自己嘴快,竹哥哥也不会被人逼问,都怪自己。

想到这,小姑娘浑身充满了力量,她要去保护竹哥哥,竹哥哥是个好人,好人不应该遇上这些。

“这里不欢迎你们,你们快点走,”小姑娘挡在贺竹身前,冲着陈媛吼道。

“既然竹哥哥都说了与他无关,那肯定就没关系,你一直逼他做什么!

你走不走?你们要是再不走,我就去街上喊官差来抓你。”

陈媛不动,眼睛紧盯着贺竹,道:“贺掌柜可知,沈姑娘遇害后,她的贴身婢女碧玉也随之失踪,而她最后出现的地方就是玉芳斋。”

......

《我真的只想做个米虫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