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独步归一》独步天途 免费阅读 独步归一小说目录

独步归一

古代言情已完结

《独步归一》由网络作家林上初七所著,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,凤汐,皇甫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,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, 天气越发凉爽。天渐渐见暗的时候凤汐眠已经在猫在房间里,抓着几本古言在看,便是绿鞠过来提醒她该歇息了,这才把灯熄灭。 躺在床上也她

阅文集团|更新:2020-04-07 12:10:24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《独步归一》由网络作家林上初七所著,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,凤汐,皇甫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,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, 天气越发凉爽。天渐渐见暗的时候凤汐眠已经在猫在房间里,抓着几本古言在看,便是绿鞠过来提醒她该歇息了,这才把灯熄灭。 躺在床上也她

《独步归一》免费试读

天气越发凉爽。天渐渐见暗的时候凤汐眠已经在猫在房间里,抓着几本古言在看,便是绿鞠过来提醒她该歇息了,这才把灯熄灭。

躺在床上也她也睡不着。虽然孙妈妈说皇甫释离近日不在府上,但难保他突发兴致又跑她这里来取暖。她紧绷着思绪,直至半夜也没见他过来,这才放松身子睡了过去。

次日,凤汐眠起得早。

星途急匆匆地跑进屋里来,说是无忧昨天生病了,想要见她。凤汐眠一听无忧生病,想到他无助又害怕的发抖模样,当即穿好衣裳就往朝阳阁赶。

朝阳阁是皇甫释离的主卧,皇甫无忧就寝之处便在朝阳阁分院,足可见那孩子在离王心里的位置有多重要。

凤汐眠赶到朝阳阁之时,决明子刚从无忧的房间里出来,目光多在凤汐眠身上留了片刻,似有探究,“王妃对这孩子很是关心?”

凤汐眠莞尔,道:“这孩子喊我一声娘亲,我自然会将他以自己的孩子一般对待。”

对此决明子别无反驳,简略交代了照顾无忧的注意事项,又回他的药园研究药材去了。

无忧的病并无大碍,不过是简单的发烧。但他实在是没有安全感,在睡梦中都在喊爹爹,喊完爹爹又喊娘亲,一个劲儿抓着凤汐眠的手,生怕她突然走掉一般,抓得那样紧。凤汐眠偶尔会想,若这孩子的母亲看到他这样,怕是也不忍心离开了吧。

半夜时分下了小雨,雨丝很细,像一团雾气,洋洋洒洒飘在半空。

朝阳阁不似听风阁,听风阁里有红岫绿鞠时常给她准备的暖炉,在房间里还觉得暖。可今日凤汐眠出门出得急,厚点的衣服都没带,只觉凉风习习,手脚都是冷的。风微微一猛便吹开了未关紧的木窗,凤汐眠在睡梦中打了个冷颤,整个人清醒不少。

房间里不知何时点了蜡烛,被风吹得左右晃动,那风里还带着水汽,吹在脸颊像铺过一层薄薄的冰。凤汐眠帮无忧盖好被子,忙去把木窗关紧,透过窗口又看到了那抹熟悉的背影。

他就站在不远处的石桌旁,雨水在他头上飘摇,他仿佛定在薄雾之中,单薄而又独孤。他戴着银白色的狐狸面具,面具遮住他的上半脸,只余一双眼睛和嘴巴,远看像个女人的脸,近看,是个妩媚的男人。

凤汐眠开门的动作惊扰了他,他已经偏过头来,与凤汐眠打了个对眼。那双眼睛太黯太沉,明明是双平静的眸子,却又仿佛散发着某种凌厉的锋芒,似要看进凤汐眠的心底。她想那一瞬心底闪过的异样感觉便是这样来的。

朝阳阁的下人不知什么时候离开,亦或者是眼前这个男人使了法子,连红岫绿鞠都不在。若非凤汐眠察觉他无其他危及王府的举动……

“凤汐眠……”他离她只剩两步之遥,嘴里喃喃她的名字,似是问她,也似只是自言自语。

凤汐眠没问他方才说了什么,只是往旁边退开一步让出道来,“里面说话吧。”这个男人多次能避开巡逻侍卫进来王府,想必功夫并不低下,但朝阳阁毕竟是个显眼的地方,当不适合他这明目张胆的行径。

温狐罂没想到她会这般直接,思量片刻还是走了进去。

无忧此时睡得正熟,温狐罂伸手去探他的额头,须臾回身,看着凤汐眠,“你把他照顾得很好。”

凤汐眠的眸光淡淡,看他的眼神带着打量。他也无丝毫囧迫,坦荡回答:“我是这孩子的义父。”

“义父?”这凤汐眠倒没听说过,怕是连皇甫释离,都未必能知晓。不过凤汐眠倒也没怀疑,他在外面守了很久,这个气息于凤汐眠来说并不陌生。

温狐罂没有解释,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张帛书,摊开露出一个画像,竟是星月琉璃珠,他一直盯着凤汐眠的脸,她平淡脸色下闪过的一瞬松动被他清晰地捕捉。

“你可认识?”他平静问道。

凤汐眠略略垂眸,收回视线,“诛心坠。幸得见过一次。”

“你在找它。”这回的语气是笃定。

凤汐眠没想到他会这般直白,微愣之后更加坦然,难怪他会出现在她的听风阁,难怪他不顾忌她的身份就说出自己是无忧的义父……他早就抓了她的把柄,只是,“阁下又为何对它这样感兴趣呢?”

“故人。”温狐罂答。

“它在你手上?”

“是。”

凤汐眠略是一顿,再一次打量眼前这个人。他的气质不凡,虽然性格怪异,绝非普通中人,想从他手中套出月珠,还真不容易。

“我知道你想从我手中拿走它。”温狐罂突然说,“我只有一个条件。告诉我,你找它的原因。”

凤汐眠道:“阁下见笑了,我不过是见着它稀奇,便寻来收藏罢。”

“这个答案,我不满意。”

凤汐眠:“……”

因皇甫无忧生了一场大病,迷迷糊糊一直喊着娘亲,凤汐眠只得暂时从听风阁搬进朝阳阁的西院,就住在皇甫无忧隔壁。

无忧夜间睡得实在不安分,时常半夜醒来就要找娘亲,在床头见不到人就偷偷跑到隔壁,次次赖在凤汐眠的房中不肯出来,有几次还偷偷钻进凤汐眠的被窝,热得能闷一身汗。

凤汐眠的房间比寻常的要暖,盖的被子也比一般的要厚,正常人都会忍受不了,更何况是还在生病中的无忧。但为照顾他,凤汐眠还是命人把暖炉搬走,夜里只等小东西睡着了才去木榻上睡。几天下来,两人的感情倒是加深不少,前些时候无忧还天天抱怨父王不来看他,现在有凤汐眠陪着,嘴里唠叨的几乎就只有娘亲二字了。

这也怪不得他。他生病卧床的这几日,皇甫释离一日都未来探望过,他就是问起父王在哪,刘管家也只会用离王在忙的借口忽悠他,干脆他就要娘不要爹了。这话传到凤汐眠那里,她也是一副难为情。孩子这么依赖她,万一哪天孩子的母亲回来又该如何?且别说她不会在离王府留太久的……

“王妃。”绿鞠端着药走进来,“王妃,小王爷已经好得差不多了,咱们是不是该搬回去了。我怕你这身子受不住。”

凤汐眠一口气把药喝完,“不用。”就算她不在这里,无忧也会跑她那里去,左右她都不能放他一个人呆着。

这孩子,虽然身份尊贵,终究还是少了人陪伴。

“王妃,您已经受了轻微的风寒了,再这样下去可怎么好……而且是药三分毒,这药你不能多喝。”绿鞠脸色着急,真怕凤汐眠继续无视自己的健康。

“我心里有数。莫要再说。”语气淡淡,却不容置喙。莫要说这孩子离不开她,朝阳阁是整个王府的中心,最有可能藏着凤皇要找的宝物。这几日她借着陪伴皇甫无忧,私底下在这院子里转了一遍,只是碍于没有摸清朝阳阁的地形,她不好做再深入的探查,想着等夜深的时候再去看看。

“好浓的药味。”决明子的声音突然远远飘来,绿鞠心口一惊。凤汐眠的身体和平常人不大一样,这药也是木清澜特地给她调配的,自然不能让其他人知晓。情急之下,绿鞠忙把药渣埋进就近的花盆里,再用黑土覆盖,那瓷碗和托盘也都藏在密叶下。

刚刚抹除痕迹,决明子的人也到了门前,他眯着眼往绿鞠身上闻了闻,“就是这个味道。”

绿鞠两眼一颤,故作后退,捂着胸口,“你,你,你……流氓。”说着,真真委屈地跑走了。

房间里的凤汐眠也愣了一下,险些笑出来。决明子一脸懵逼地站在门口,嘴角还在哆嗦,听到里面凤汐眠一句“决明子来了。”淡淡传来,老脸不自然地涨红,门也不进就又拂袖离开,连续两天都不曾在朝阳阁里出现,倒是让凤汐眠和皇甫无忧都落了个大清静。

下午的时候,碾迟庚和颜世琛来了一趟朝阳阁,两人进了正殿书房,在里面待了将近两个钟才出来。据说是北冶送他们出去的,凤汐眠也就远远地看到一眼,他们脚步生风,背影匆忙,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。

红岫方才和绿鞠还在开玩笑,说碾迟庚一会过来该送他什么大礼好。现在碾迟庚是从书房里出来了,可他那正眼都没往这里瞧。红岫便郁闷地说是不是自己那天太粗鲁把人吓着了,旁边的绿鞠却摇头,“王妃,我觉得这事蹊跷。”

凤汐眠望着书房的方向,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磕在桌面,沉吟须臾,问道;“鸽子最近可有捎什么消息来?”

“没有。”绿鞠想了想,突然严肃起来,“不过战将军近来倒是有些异常。昨日我见他收到一封信,信中内容我虽然不知晓,可他看完信分明是气愤的,那信在他手中都揉成球了。我本是好心过去问候一句,王妃你猜怎么着?他跟个无事人一般,半个字儿都不肯泄露。最后还神色冲冲地去操练侍卫,也不知他吃了什么窝子的火,将那些侍卫往死里整,差点没让他们累出病来。”

自凤汐眠入住离王府后,有北褚和北冶负责王府管制巡视,战天棘暂时闲了下来。前些时候凤汐眠跟皇甫释离借了一块场地,让战天棘和手底下的人在那里操练。他们都是在军营里待惯了的人,只有在训练场挥汗如流才能让他们如临自家。不过,照现在的情况,凤汐眠此举怕是适得其反了。

凤汐眠压了压被风吹起的衣裳,回头对绿鞠道:“叫他过来一趟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《独步归一》 免费阅读章节

《独步归一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