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公主为帝:妖孽驸马不要闹》妖孽驸马霸道妃 同人志 公主为帝:妖孽驸马不要闹出柜

公主为帝:妖孽驸马不要闹

玄幻言情连载中

主角是许镇,那只的小说《公主为帝:妖孽驸马不要闹》此文是云海蔷薇原创的玄幻言情文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 背后传来追兵越来越近的马蹄声,他们就像一群饿狼围堵一只垂死的小羊一样势在必得,而自己的胸口则开始剧烈地犯疼,连抓住缰绳都要拼尽全

阅文集团|更新:2020-04-21 08:04:38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主角是许镇,那只的小说《公主为帝:妖孽驸马不要闹》此文是云海蔷薇原创的玄幻言情文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 背后传来追兵越来越近的马蹄声,他们就像一群饿狼围堵一只垂死的小羊一样势在必得,而自己的胸口则开始剧烈地犯疼,连抓住缰绳都要拼尽全

《公主为帝:妖孽驸马不要闹》免费试读

背后传来追兵越来越近的马蹄声,他们就像一群饿狼围堵一只垂死的小羊一样势在必得,而自己的胸口则开始剧烈地犯疼,连抓住缰绳都要拼尽全力。

她祈求出现奇迹,却一眼瞧见前方不过三尺处一株藤蔓从左边蔓延到右边树干,心中大叫不好之时,座下马儿已经撞了上去,她再也没有喊停的机会。

“啊……”

伴随着她的尖叫,马被藤蔓绊倒,将她甩下马,“砰”一声重重倒在枯树叶上。

一阵剧烈的头晕目眩,她辨不清任何东西,来不及想任何办法,只能任由身体朝一片山坡下滚去……下面,是死亡吧,她想。

最后拦住她的,竟仍然是一株藤蔓。坡上的杀手第一次开口说话:“所有人下去!”紧接着,便是潮水一样的脚步身朝坡下席卷而来。

她没有就这样摔死,却再也没有办法站起来了,只是伸出麻木而有着尖锐疼痛的手,伸向前捡起一只翡翠笔。

那是父亲的遗物,她九岁时偷偷在被封的皇夫寝宫里找到,然后私自藏起来,直到现在。

此时装笔的黑檀木笔盒已被摔开,那支陪伴了自己七年的翡翠笔就那么散落在地上,她滴着血的手过去将它拿起,却连握紧收回来的力气都没有。

“啧啧,小姑娘,就这样等死了吗?”

不知何处传来的话语,声音清脆似少女,语气老态如妇人,长孙飞絮没有抬头去寻找,眼睛无力地将要合上。然而那个声音再次传来。

“我要是有你这样不争气的孙女,早扔进茅坑淹死了!”

长孙飞絮终于意识到,这声音并不是来自前方,而像就在她周围,甚至像是从地下冒出来的。下一刻,她手中那只翡翠笔炙热得烫手,她急忙放开,却再次听到那个声音。

“算了,看在你对我还有点用处的份上,我就帮帮你吧。”

这一次,她清清楚楚地听见声音竟是从笔中发出来,还来不及吃惊与害怕,那只笔竟散发出一股细细的淡绿色光芒,地上的树叶突然飞了起来。

“小心……”

“怎么回事?”

长孙飞絮撑起身子回过头去,瞬时大吃一惊。

只是一刹那,身后竟狂风大作,昏天暗地,一股龙卷风平地而起,扬起无数的树叶与小树枝,如巨兽一样将所有东西深深陷进来旋转的大口中。

体型健壮的杀手们第一次被风吹得歪歪斜斜寸步难行,不得不闭着眼睛紧扶着身旁的树,而下一刻,那巨大的龙卷风就移到了他们脚下,不废吹灰之力地将他们卷起,重重甩在了树干上。

“看什么看,还不快跑!”声音再次从翡翠笔上发出来。

长孙飞絮从惊人的现象中回过神,用尽全身的力气从地上爬起来,环顾一下不辨方向的树木,竟看到了那匹载着她进树林救了她一命的马,此时它身上与自己一样多有擦伤,但显然它还是一匹健壮的马。

长孙飞絮大喜,扶着身旁树木朝马跑了过去。

骑着马出了树林,一路往前,很快就到陈项所说的许镇。

许镇虽算大镇,但此时正是晌午,镇口几乎不见行人,唯一能看见的只有一辆马上要进镇的驴车。

看着坐在车前赶着驴子的老汉,她立刻放慢速度,拍了拍身上的树叶,骑着马小步跑到老汉身旁道:“大爷,请问县……”后面一个“衙”字几乎就要出口,她却突然停住了。

许镇县太爷也许早就得到公主的护送队伍将要路经许镇的消息,若她此时找到衙门说自己是被追杀的公主,县太爷当然会保护她,但然后呢?

那批追兵很快就会追来,很快就会猜到她躲到了衙门,若他们拿出官府的令牌说捉拿假冒公主的女贼,县太爷又如何会不信?更何况,这还是假设县太爷是个忠贞明理的好官,万一敌人早已和县太爷打好招呼布下天罗地网,她这样过去不就是找死?

“我说小姑娘,你要问啥子啊,俺老汉还赶着去拉柴禾呢!”等不及的老汉看着她催促道。

长孙飞絮摇摇头:“哦,我不要问什么。”

老汉瞪了她一眼,“我说小姑娘,可不兴你这样哄人的。现在的姑娘家真的……”说完将她全身上下打量一眼,摇摇头赶着驴车往前走去。

看他那一眼,长孙飞絮突然意识一个问题:一个年轻女子骑一匹马哪怕是去各色人聚集的京城都有许多人侧目,更不用说是到这许镇上,她若躲在这镇子上一定会暴露,但若不在这镇子上停留,哪怕饿也会饿死。

她从怀中拿出盒子,打开来露出里面的笔。

“你……你还在吗?能不能告诉我现在该怎么做?”

……

“你听得到吗?”

她喊了几声,那只笔一点动静都没有,似乎她这样对着笔说话是傻子的行为一样。

“你能说句话吗?”长孙飞絮再次发问,随后等了许久,却依然等不到笔的动静。

无奈将笔收入怀中,她看着前方的镇子,又看看后方空旷的道路,心里猜测也许下一瞬追兵就会出现。

这一日,她所想的事情,所作的决策似乎比以前十多年都要多,且每一个都决定着生死。踯躅片刻,最后她骑着马,继续朝前而行。

镇上的人看见这一人一骑,果然都纷纷侧目,而她一路快马加鞭行着,一路看着两旁店铺建筑,直到小半个时辰后走出许镇,再次来到两旁皆是庄稼的大道上。

人烟很快变得稀少,接近官道的时候长孙飞絮却停下马来,松开缰绳,试着从马背上下来。

浑身都酸软着,胳膊上、身上的伤已经疼得麻木,但她却吃惊自己竟然能在那样的情况下从地上爬起来,然后一路骑马走这么远,而且直到现在都没有虚弱难受的感觉。

她拿出怀中的笔仔细端详,之前的一切就如同一场梦。

从马背上下来,她抬手摸着马背,沉声道:“我们要在这儿分别了……往前走,不要回头,拜托了。”说完,拔下头上的钗子,用力戳一下马尾,马儿吃痛,倏地朝前方疾驰而去。

《公主为帝:妖孽驸马不要闹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