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聊斋大道长》聊斋大军阀 字母文 聊斋大道长猎奇

聊斋大道长

灵异连载中

完结小说《聊斋大道长》是刘念白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陈进,赵二牛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 在陈进的吩咐下,没过多久,老太太的几个孙儿辈们便各自捧着一把泥土到了桥面上,将手中泥土洒在了棺顶。 随后,他点燃了第二道召魂符。

阅文集团|更新:2020-06-15 08:06:26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完结小说《聊斋大道长》是刘念白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陈进,赵二牛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 在陈进的吩咐下,没过多久,老太太的几个孙儿辈们便各自捧着一把泥土到了桥面上,将手中泥土洒在了棺顶。 随后,他点燃了第二道召魂符。

《聊斋大道长》免费试读

在陈进的吩咐下,没过多久,老太太的几个孙儿辈们便各自捧着一把泥土到了桥面上,将手中泥土洒在了棺顶。

随后,他点燃了第二道召魂符。

纸符燃烬之后,四名抬棺汉子在次来到桥面上,将抬棺木扛在肩上,在一次尝试把这口落地的棺椁抬起。

“兄弟们,天马上就要黑了,我们使点劲,把老太太抬到坟地后,就回去喝酒吃席。”

领头的抬棺人说出这句话后,在一次喊了声口令:“一二三起~”

伴随着这一次的口令,四名抬棺人算是使足了劲,只不过,在他们同时使力之际,那口落在桥面上的黑棺依旧是立在那儿纹丝未动。

不仅如此,在几名抬棺人使劲之时,还传来了一声‘咔嚓~’的断裂声响。

最终,不仅棺椁没有抬起来,还断了一根抬棺木。

本来葬棺在中途落地就很不吉利了,眼下这抬棺木一断,那就更不吉利了。

“这可怎么办呀。”

见此一幕,赵大牛急得哭了起来,只见他一个箭步冲到棺椁旁,双膝一弯跪在棺前哭泣道:“老娘啊,我和弟弟生前未曾亏待过您,你到底还有什么不满的?”

而赵二牛则是走到陈进身旁,开口问了句:“小道长,你看这该如何是好?”

“以眼下的情况来看,老太太这事情极为不好办了。”

仰头看了眼即将下山的太阳,又扭头看了看站在溪边一众吊孝的人,细想了一下之后,陈进开口说了句:“眼看天就要黑了,而这口棺又抬不起,你们都回去吧,别留在这里了,等会天黑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我也说不好。”

待陈进说完这席话后,溪边的一众人便纷纷回城里去了,没过多久,小溪边的桥头,便只剩下他与赵家兄弟两人了。

“经过刚才一试,能够确定老太太肯定是心不有甘而死,从眼下的情况来看,今天晚上你们赵家有很大的可能会出乱子。”

扫了身旁的赵家兄弟一眼,陈进说出了这么一句话。

当然,他这番话并非恐吓他们,而是以现在的情况得出的一个极有可能发生的结论。

“出乱子?不会吧小道长,那我们该怎么办?”

听完陈进的话后,兄弟两人悲痛的脸色之上不约而同的闪现出了一丝惊恐。

“我入道时间尚浅,令母的事情不在我的能力范围内,我……”

话说了一半,陈进将目光移到了赵二牛身上,话锋一转,说:“赵二哥,为了防止晚上出大乱子,你现在赶快去城里请其它的道士或法师回家。”

“好,我现在就去。”赵二牛应了一声,也不待陈进在说什么,移步就往城中小跑而去了。

望着赵二牛跑开的背影想了想,陈进又说:“天马上就要黑了,老太太的怨灵很有可能会回赵家,赵大哥你领着我回你家去,我看能不能在老太太出现后,稍作阻挡一下,撑到赵二哥把别的前辈请来。”

“好,一切听小道长的。”赵大牛应了一声,又看了看自己亡母的棺椁,问道:“我老娘的棺椁就放在这吗?”

“这口凶棺既然抬不动,便只能让它先立在这儿了。”

就这样,陈进在赵大牛的带领下,往赵家赶去了。

虽然以陈进现在的本事,并没有办法去镇伏鬼魅之物,不过,对于一般的鬼魅,他是没有丝毫惧怕的。

缘何于此,是因为在他的脖子上,有一块汪老道给他的鱼形玉佩。

说起这块玉佩,单从外观上来看,普普通通并没有什么亮点,但这块玉却并不是一块普通的玉。

用汪老道的一句来说,他脖子上的玉佩‘价超万金’,在世间,应该是很少有玉能比他脖间的玉佩好。

陈进脖上的玉说起来,并没有太过高深的玉名,玉质也只是属于上等罢了,并非绝品。

它的可贵之处在于,这块玉是陈进师祖和师父两人相加,温养了近百年的一块玉。

被两代浩然正气的大道长所温养出来的一块玉,自然不是一般凡品,玉身自带的那股浩然正气,是一件驱邪避凶的绝品宝器。

也正是仰仗着有这样的一块玉,陈进才敢说出刚才那样一番话来,还跟着赵大牛一同回了家。

在他看来,赵家老太太不过就是区区一介新亡之灵,即便含冤而亡,怨气滔天,充其量也不过是只灰灵。

而他身上佩戴的这块玉,别说是灰灵,即便是周身包覆绿芒的凶灵,他也完全不惧。

由于赵大牛家也是住在城边上,所以,两人没走多久,就到了赵家。

在陈进走进赵家大院时,西边的最后一抹残阳在无声无息间消失在天边。

此时,天地间泛起一层墨色。

院子里,赵大牛和赵二牛的婆娘正在收拾桌椅,原本院中是摆了好几桌席面的,可是由于赵家老太太的事很不吉利,又加上陈进之前在溪边说的话。

所以,人群散了之后,并无外人敢来赵家了,席面自然就取消了。

“小道长,你说我老娘今晚会回魂,那晚上我们该怎么办?”

进院后,赵大牛看了眼陈进,语气中透着些许惊恐。

“你们把院中东西收拾好了,尽量聚在一个房间里面呆着吧,这样聚在一起阳气也重些。”

背着双手在赵家的院子里走了一圈,陈进发现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农家大院,在院门旁侧,还栽种着一颗大枣树。

看了眼正在收拾桌椅板凳的赵家人,他自顾走到院墙边端起一条小木凳,放在枣树旁坐了下来。

很快,赵家人收拾完东西就回屋去了,空荡荡的院子里,就只剩下陈进一个人了。

与此同时,天色也已经完完全全暗了下来。

由于之前在渭南镇上的经历加上学道的这半年,跟着汪老道见过不少世面,所以眼下坐在院中的陈进心中没有丝毫的胆怯。

虽然没有恐惧的感觉,但此时他的内心却是有些不安。

因为他虽不惧鬼魅,但屋中的赵家人就不同了。

而且自己并没有可以降伏邪灵的手段,要是赵家老太太化作的凶灵绕过自己,直接冲进屋害人,到时又该当如何?

想到这些,就在陈进愁眉不展之时,他头顶上的枣树叶被一阵风突然吹得摆动起来,还发出一阵‘沙~沙~’的声响。

《聊斋大道长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