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绝品催眠师》绝品催眠师小齐 字母文 绝品催眠师女王受

绝品催眠师

古代言情连载中

《绝品催眠师》由网络作家为你跳支舞所著,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,秦凝珊,楼轩才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,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, 秦凝珊走了之后,倒是再也没有人来理会秦覆昔了,直到傍晚的时候,昨晚的那个丫鬟才端了一些饭菜过来,见秦覆昔睡在桌上,便轻声唤道:“

阅文集团|更新:2020-06-17 00:08:34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《绝品催眠师》由网络作家为你跳支舞所著,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,秦凝珊,楼轩才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,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, 秦凝珊走了之后,倒是再也没有人来理会秦覆昔了,直到傍晚的时候,昨晚的那个丫鬟才端了一些饭菜过来,见秦覆昔睡在桌上,便轻声唤道:“

《绝品催眠师》免费试读

秦凝珊走了之后,倒是再也没有人来理会秦覆昔了,直到傍晚的时候,昨晚的那个丫鬟才端了一些饭菜过来,见秦覆昔睡在桌上,便轻声唤道:“大小姐,起来用些点心吧!

秦覆昔这才缓缓睁开眼,瞧见桌上端来的桂花糕,也没怎么在意,扭过头去问丫鬟:“快要入夜了是吗?”

丫鬟点点头,又催着秦覆昔快些吃点东西,她不能在这久留,怕人起了疑心,说是自己和大小姐有什么勾当,秦覆昔也没有拦着,胡乱吃了一些就让丫鬟走了。

夕阳薄薄铺了一层,满地血红,秦覆昔靠坐在门边去看那外面,这秦府之中就属她的屋子最简陋,正对西边,早起的时候还有寒气,位置极差,微风吹过来,卷起秦覆昔还未梳起的长发,飘飘扬扬的,带着一点诗意,可是秦覆昔的眼睛里却写满了冷漠,一张脸上布满冰霜。

她焚凰既然成为了秦覆昔,就一定要替秦覆昔夺回她原本应有的一切。

早上秦凝珊对自己的那一招后劲很足,到现在秦覆昔身上都还在隐隐作痛,秦覆昔明明感觉到身上有真气流动,可就是没有办法催动到全身各处去。真是奇怪。

想起之前所有人都说自己是废材,这话也找到了理由,一个连自己真气都没办法控制的人,又怎么可能去修炼灵力呢?

秦覆昔自嘲的笑笑,伸出自己的右手放在夕阳里,仔细端详着,心里想着自己的事情。

一夜相安无事,秦凝珊再没有来找秦覆昔麻烦,记忆中那个难对付的姨娘也没有来找过自己。秦覆昔躺在床上冷笑。这对母女,越是没有动静就越是在计划什么新勾当,真不知道前世欠了他们些什么,非要把自己逼到这个份上都不罢休。

清晨的阳光透进来,映得屋内的细小的灰尘清晰可见,上下跳动着,倒是别有一番风味。

秦覆昔从床上坐起来,慵懒得伸了个腰,身上的酸楚感已经消失不见了,她收敛了神色,又反手将自己体内的真气四下推动,相比昨天之下,已经好很多了,虽然还是不能推散到末端,但也是不错的长进了。

这副身子看似没用,潜力却是极不错的,要是自己再找到灵力的话,对付秦凝珊那些人就轻而易举了。

想起秦凝珊,秦覆昔突然联想到一个人,自己的父亲,前夜自己出事之后,秦丞相一直都没有过来看过自己。倒是当自己是个可有可无的东西了,丢弃在这破屋里不管不理。

自己空有嫡女的身份,却是连个丫鬟都不如!秦覆昔眸子里的光芒消失殆尽,为自己的处境感到可悲可笑,脚上有了动作。

她要出去看看这府里的情况,顺便去向自己那亲爱的爹请安,做女儿的,不忘了自己的本分才是。

秦覆昔走到了秦丞相的门口,听见里面一点响动都没有,轻扣门框之后说道:“父亲,女儿过来请安。”

屋内无人作答,连呼吸的声音都没有,秦覆昔又喊了一句,这才确定秦丞相并没有在屋内。直接推门而入。

进门首先看到的就是秦丞相的那些藏书,堆了几个书架,秦覆昔走上前去仔细打量,书架选用的整根的楠木,这木头坚韧无比,本来是拿去做大梁的,没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奢侈到用来做书架。好大的手笔!

越过书架,就是秦丞相的书桌,桌上凌乱摆了一些宣纸,刚磨好的墨还有淡淡的香气,秦覆昔虽然不怎么懂字,却也看出秦丞相的字十分巯劲有力,颇有书法家的风范。

“待河上,与佳人别。”秦覆昔轻声念出纸上的纸,笑意里带着讽刺,自己的父亲又是做这情诗给哪位小妾呢?

若不是这后院人多,又怎会起火,姨娘生庶女降低了身份,就拿她这个没娘的嫡女出气。

吱呀一声,门被一个仆人推开了,那仆人瞧见秦覆昔站在书桌边上,赶紧走上去收了那些字画,脸上嫌弃秦覆昔的表情不言而喻。

又是一个狗嘴脸的奴才!秦覆昔心中不快起来,但是今日自己来这可不是吵架的,只是低低问了一声:“我爹呢?”

“老爷一大早就出去了,今日皇上请老爷去猎场一聚。”仆人说完又看了一眼秦覆昔,早些时候他听其他人讲了那晚秦覆昔的壮举,居然可以躲掉二小姐的栽赃,也算是侥幸。

“大小姐要是没有事情就请出去吧,要是这房里掉了什么东西我也担待不起。”仆人弯了弯腰,做了一个请的姿势。

这是什么话?把她秦覆昔当贼一样防着吗?秦覆昔冷哼一声,也不做声,抬脚出了房间,信步往外走去。

自己的屋子里实在是太过于无聊,虽然这四下的丫鬟奴才都不愿意服侍自己,那自己走走总是可以的吧?

秦覆昔一个人落得个清闲自在,这边白姨娘却是气歪了鼻子。

先前的计划全部泡汤了不成,昨日珊儿前去上门挑衅也是吃了软钉子灰溜溜回来,这秦覆昔,突然翅膀就硬了,居然运气好到这个程度。

“二夫人,偏房里的那两个男子嚷嚷着要见您。”丫鬟走上前去说道。

白姨娘皱眉,美丽的脸庞上刻上了不悦,顿了顿,才不耐烦的说道:“让他们进来!”

“二夫人,这件事情是我们办得不对,还请二夫人原谅我们。”两名男子一进屋就跪了下来,脸都不敢抬起来。要不是白姨娘那晚在后山救下了他们,恐怕他们早就在野狗的肚子里了。

白姨娘冷哼一声,厌恶得往后退了几步,生怕这两名男子碰到了自己,表情不悦说道:“留你不是要你说这些,让你们处理一个废人都会搞砸,我真是太失望了!”

男子欲言又止,犹豫片刻之后才说道:“小的疏忽了,那晚秦覆昔确实令人大吃一惊,虽然没有灵力,但却扣住我的手腕,让我的灵力无法催动,这才失了手。”

“哦?”白姨娘一听这话便是来了兴致,有些怀疑的看着两个男子。

男子低着头,根本不敢看白姨娘,虽然白姨娘那晚救了他们,这也不代表他们就可以活到最后,当务之急还是要保命啊。

白姨娘沉思片刻,突然问道:“你们知道猎场怎么去吧?”

男子点点头,猎场当然是知道的,只是自己身份卑微,这么多年了。一次都没有去过。现在白姨娘这样问起来也不知道是在打什么主意。

白姨娘点点头,嘴角扯出一份笑,说道:“那你们现在去猎场,找到相爷之后就告诉相爷,之所以当晚秦覆昔能够伤了你们,是因为她吃了禁药!”

“二夫人,那禁药可是楼轩才有的,就算我们说给相爷听,相爷到时候让我们拿出证据,我们可怎么办啊?”男子为难的说道。

白姨娘冷哼一声,鲜红的指甲有意无意在发尖缠绕:“怕什么,要证据是不是?那我自会拿出证据来。”

男子唯唯诺诺的退下了,在门口正好碰见前来请安的秦凝珊,想起那晚的事情,秦凝珊又是一阵生气,男子赶紧退下了,不再多加逗留。

“娘,你怎么还将这两个废物找来啊!”秦凝珊走进房去,粉嫩的嘴巴因为不满撅了起来,显出了几分俏皮,眼神中却是盛满了恶毒。让人不寒而栗:“这样的废物,就该叫爹扔在后山喂了狗才是!”

白姨娘笑了笑,说道:“总还是有些用处的,等到真的没用了,我们再扔了他们也不迟。”

“莫非娘是有了什么新的计划?”秦凝珊问道。

“自然是有的,我让他们连个去猎场找你爹,然后告诉你爹那晚秦覆昔是因为吃了禁药,所以才能够将他们两个都弄伤。”

秦凝珊惊得眼睛都睁大了:“娘,那禁药可是楼轩的玩意儿,要是查出来是要杀头的!”

白姨娘泛着冷笑,反问秦凝珊:“难道你不想要她死吗?”

“自然是要的,如此看来,娘的计划还真是好得不得了,孩儿算是学到了。”秦凝珊弯腰,朝白姨娘鞠了一躬。

两个人又说了一些话,然后一起往饭厅走去,笑声中带着阴险,这么暖的天气也感觉不到一点温度。

等到两个人都走远了,秦覆昔才从窗户后走出来,本来自己只是碰巧从这经过,瞧见秦凝珊气冲冲的往这边走,便是好奇的跟了过来,没想到听到了这些话来,这个白姨娘,真是有什么娘生出什么样的女儿!

秦覆昔站在原地,眸子里透着杀气,既然白姨娘想让自己死掉,那么也就不要怪她心狠手辣了,秦覆昔想到这里,快步往马房走去。

“大小姐。”马房的仆人瞧见秦覆昔往这边走,随意的喊了一声。

秦覆昔点点头,直接指着其中一匹马说道:“爹让我去猎场给他送东西,你把这匹马牵出来。”

仆人显得有些为难,看着秦覆昔说道:“大小姐,这……”

“做什么?要是耽误了事情,你一个人担待得起吗?若是不相信我的话,大可去问我二娘!给我牵出来。”秦覆昔眼皮都不眨,仿佛自己说的就是真事一样。

见秦覆昔都将白姨娘搬出来额,仆人也不敢再磨蹭,将马牵出来,一边将缰绳递到秦覆昔的手上,一边嘱咐道:“大小姐早点回来。”

秦覆昔胡乱的应了一声,翻身上马就从后门出去了,一路快马加鞭往猎场奔去,也不知道那两个男人到了什么地方,自己要抓紧时间才是,要是他们到了猎场,自己可就没有什么办法再动手了。

《绝品催眠师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