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医起种田:农门医女山里汉》医起种田 农门医女山里汉 上杉浅 Mary 医起种田:农门医女山里汉801

医起种田:农门医女山里汉

古代言情已完结

火爆新书《医起种田:农门医女山里汉》是上杉浅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齐腾淼,腾淼,书中主要讲述了: “夫人啊,贱妇胡言乱语莫信,老爷我日日高居这衙门,哪来的闲工夫宠幸除了夫人之外的旁人啊,”县令大人说着献宝一样把手中攥着的药丸拿

阅文集团|更新:2020-06-27 04:07:44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火爆新书《医起种田:农门医女山里汉》是上杉浅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齐腾淼,腾淼,书中主要讲述了: “夫人啊,贱妇胡言乱语莫信,老爷我日日高居这衙门,哪来的闲工夫宠幸除了夫人之外的旁人啊,”县令大人说着献宝一样把手中攥着的药丸拿

《医起种田:农门医女山里汉》免费试读

“夫人啊,贱妇胡言乱语莫信,老爷我日日高居这衙门,哪来的闲工夫宠幸除了夫人之外的旁人啊,”县令大人说着献宝一样把手中攥着的药丸拿给夫人看,“我与夫人啊...。”

县令夫人听闻脸上顿时笑开了花,粉拳轻锤县令,“你可真坏儿,我就喜欢你这么坏儿。”

哄的夫人笑的花枝乱颤,县令指了指脸色煞白的曹白兰求指示,夫人哼了一声对着身后的丫鬟道,“拖了去后堂。”

曹白兰有苦不能言,只能拼命朝曹二狗使眼色,被个曹二狗生生避开了。

豆蔻朝狠狠瞪着她的曹白兰说了句,“一路顺风,”便跟着衙役去了牢房。

堂上几人,只有荣老大同样被关押在隔壁,师爷求了一颗药丸,把豆蔻和齐腾淼关在了一间。

县衙的牢房,豆蔻做梦都没想过会来这里一日游。

齐腾淼拖了上衣铺到地上的柴草上,“你躺着吧,我帮你守夜。”

“你也坐,”她拍拍衣裳空出来的一大部分拽了拽站在牢门前的齐腾淼。

豆蔻抱着肩膀坐了下来,齐腾淼盘腿坐在她一旁,又不敢挨得太近,身子只挨了一点衣裳的边儿,红着脸道,“爹教我男女授受不亲。”

她盯着他红透的脸看了半晌噗嗤一声笑了,今儿一天就抱了她好几次,这会儿了倒顾忌上这些有的没的了。

“坐吧,我没那么多讲究,再说了,还得谢谢你今天来的及时,”要不然一顿板子铁定是少不了的,就她身上没几两肉,还不一定能活着等到递上状纸就一命呜呼了。

豆蔻的话倒是提醒了齐腾淼,他噌的从地上弹了起来,“你娘还在衙门外面等着信儿呢,”刚才他怕有意外就让豆蔻娘在外面等着来。

牢房的窗户又高又小,一点月光洒进来,现在时辰已经子时了,豆蔻正想法子怎么通知娘呢,就听见一个小小的声音从窗外传来,似乎在一点点靠近,嘴里还喊着什么。

是娘!

桂花在衙门外等了又等,拦着门口的衙役问了好几遍,还塞了所有的铜板给其中一个,才打听到豆蔻和齐腾淼差一点被打,现在关押在牢房。

她寻着地方找到县衙后面,窗户紧挨着地面,桂花不得不趴下去一间间的喊豆蔻。

“哪来的小娘子啊,是不是想汉子了。”

“呦,还真是,这是谁家的,没人要我可上了。”

......

豆蔻朝着窗户大喊,“娘,我在这,你往前走。”

牢里昏暗,桂花只能连喊带看的,妇道人家哪经过这种二流子的调戏,为了找女儿硬着头皮还跟人道歉。

听见豆蔻的声音从前面传来,像是抓到了救命的稻草般,桂花直起身子也顾不得站起来了跪着就扑了过去。

豆蔻瞧见人来了,又喊了一声娘,眼泪差点下来,“娘,你怎么也来了,爹和弟弟有人照顾吗?”

桂花终于见着女儿了,哽咽着点了点头,想到豆蔻可能看不到忙擦了眼泪说道,“有有,你妗子帮着看弟弟,你爹爹也有人照顾,就你不让娘省心,怎滴就关到这里来了,走的时候还说的好好的,门口的衙役还说你伤了人,这可咋办啊。”

这哪是赏金赏银的送回家,不过是宽她心罢了,桂花越想越觉的自己没用,可又不敢哭出声,只能哽咽的说道,“娘从家里带了馍过来,还温乎儿呢,你快吃点。”

豆蔻接住从窗户里扔下来的尚有余温的馍,心里一阵酸楚。

家里的光景,就只剩几张嘴,一个破草房子,哪来的白面馍,就算是从家里带来的,这会子都子时了,怎可能还暖人手,“娘,你哪来的?”

桂花趴在地上又递过来一个水囊,“别问了,吃了喝点水。”

牢房的换气窗外伸过水囊,这边豆蔻没接,捧着馍低头不吭声,齐腾淼跳起来取了水囊,“喝一点水吧,”他也干咳的舔了舔嘴唇,这一路奔波又没吃东西,大家都饿了。

豆蔻先背过身去悄悄抹了眼泪才转身接了水囊,可还是被眼尖的齐腾淼瞧见了,他张了张嘴,最终什么也没说,转身从豆蔻的背篓中取了蜂蜜塞到她怀里,“递给你娘吃。”

没等她反应过来,整个身体就被齐腾淼腾空举了起来,豆蔻跨坐在齐腾淼的肩膀上还是够不到窗户,最后只能踩着肩膀把蜂蜜送了出去,娘接蜂蜜的手粗粝的像树皮,划过豆蔻细嫩的掌心只觉的一阵阵刺痛!

“娘,您等着我,一定让咱家过上好日子,”豆蔻倔强的紧咬着下唇,看了看手里的馍,分成三份,一人一份分着吃。

桂花靠着墙,望着天,吃一口掉两颗眼泪珠,尽量让语气不带哭腔的安慰豆蔻,“娘,有你们就够了,什么好日子不好日子的,娘就盼着你爹病好,再接回小妹,咱们一家子团团圆圆的,娘就知足了。”

豆蔻一嘴一嘴咬着白馍,心口直疼,吃完了都没记起这白馍什么味,脑子里转着别的事情。

又一块伸过来,她抬眼一看,是齐腾淼。

他一脸正色的沉默望着她,那双眸光中满是心疼。

齐腾淼掰开她的手把馍放了进去,“快吃,我捂在手心里,不凉,”说完转身背对着豆蔻躺了下来,肚子咕咕的响了几声,听见身后有动静,他忙说,“我不饿,喝水就行。”

豆蔻笑了笑,没再说什么,把这块又一分为二,一块扔给娘,一块亲自塞进齐腾淼的嘴里,见他紧闭牙关,命令道,“张嘴,吞了。”

见他不从,豆蔻佯装生气道,“是不是见我出手太狠,怕我了?怕我怕也伤你?”

齐腾淼嘴一张,一口吞了馍像是证明一样直接咽下肚,有些闷气的道,“爹怕娘,我怕媳妇儿,那不是怕,是...是...,”豆蔻见齐腾淼是了半天也没下句,就不逗他了。“你和我年纪差的太多了,你懂什么意思吗?”

齐腾淼赌气般的捂着耳朵道,“我不听,爹说看见人洗澡就得娶回家做媳妇,你就是我媳妇儿,我等你长大,”然后翻了个身装睡去了。

几人没合一会儿眼,就有人来访。

《医起种田:农门医女山里汉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