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千面夫君:一坨肥杏压墙边》下堂夫君出墙妻 免费下载 千面夫君:一坨肥杏压墙边全文章节

千面夫君:一坨肥杏压墙边

古代言情连载中

经典小说《千面夫君:一坨肥杏压墙边》由破猫毛掸子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邹氏,毅驰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邹氏也只是防止府中进了什么不明不白的人,听了妙菱的禀告,也知云之遥是让她安心。 次日,云之遥便招了个新的花匠说是照顾她的一株奇花

阅文集团|更新:2020-06-27 08:06:24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经典小说《千面夫君:一坨肥杏压墙边》由破猫毛掸子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邹氏,毅驰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邹氏也只是防止府中进了什么不明不白的人,听了妙菱的禀告,也知云之遥是让她安心。 次日,云之遥便招了个新的花匠说是照顾她的一株奇花

《千面夫君:一坨肥杏压墙边》免费试读

邹氏也只是防止府中进了什么不明不白的人,听了妙菱的禀告,也知云之遥是让她安心。

次日,云之遥便招了个新的花匠说是照顾她的一株奇花,然后又在外捡了个什么可怜的老太婆命她在府中做管事妈妈。

许如曼听了,有些疑心,让秋叶,也就是这她新出炉的贴身丫鬟,去打听。她这丫鬟果然买的值当,不但聪明伶俐,还格外忠心,不一会儿便打听来了消息。

“小姐,奴婢回来了。”秋叶刚进屋回禀,便被许如曼扶了起来,“说了多少遍,只有咱们两个人的时候不必这样多礼,我只当你是我妹妹而已。”

秋叶昨日就被她这些话雷的外焦里嫩,今日还算习惯,所以面上自然还是笑盈盈的,似乎带了感激又欢喜的样子,“多谢小姐。”

“说来听听,怎么个回事?”许如曼自见云之遥瘦下来也变得漂亮后,心中大为不安,虽然上次宫宴似乎没什么问题,但她也担心那云之遥是穿越来的,会算计于她。

“我偷偷打听来,原来是那五小姐见小姐你带了我回府,于是也要去府外带人。夫人是不知道的,一大早五小姐就出门了,看见路边一个吹嘘能养出奇花的人,便赏了好些银两,结果那人当傍上有钱人了,直说要跟去给五小姐养花。然后在路边看到一个糟老太婆,五小姐就让人捡了回来,说这可比没钱给母亲治病的小丫鬟可怜多了……”秋叶说着,却见许如曼露出得意的表情来,心中大奇。

她这次出去打听消息,却是刚刚好和真正的主子搭上线,那刚入府的养花匠可不就是李荣轩那小子嘛!他替五小姐交代了这番话便让她回来复命了,实话说,这话她要听了,准不信!偏这个小姐,还真信了……

还真是缺心眼……

秋叶心中吐槽一堆,面上却不显,依旧一副忠心丫鬟的样子。

许如曼心安下来后,只是坐在那梳妆台边上看她的妆奁,里面有上官轩昨日新送的珠宝,她从里面挑出一个不大起眼的银簪子来,又看那上面花纹实在别致,拿起了又放下了,最后看了看其他珠光宝气的,还是把这簪子递给了秋叶,“好秋叶,你好好为我做事,我自是少不了好处给你的。”

秋叶恭敬接了,又是一堆好听的话送上,果然看许如曼满脸愉悦。

云府这几天乱糟糟的,连云太尉这个不常在府中的也感觉下面的奴仆个个有些浮躁。偏邹氏这几日身体不适,他也不好劳烦。

不过他不是还有女儿吗?

不过清闲又年龄稍大些的,似乎只有遥儿了……

这般想着,云毅驰便往浮苏阁去了,谁料刚到院门口,便听见乱哄哄的声音,他本就一人过来,正好悄悄过去查看。这一看,可不了得,把他气得胡子都要翘起来了。

“大胆!”这一声大喝,把那一堆聚在一起赌博的奴仆吓着了,一看是老爷,都吓得赶紧跪下了,只有当中一个满头银丝乱的跟鸟窝的老太婆还在吆喝,“来来来,开大开小!”

云毅驰冷眼看去,那老太婆也不知哪儿来的,身上的衣服穿得不论不类,明明是管事妈***衣服,却偏偏簪了年轻小丫鬟的簪子,穿着男士的靴子,他皱眉冷喝道,“这是哪来的疯婆子!”

旁边的奴仆都不说话,要知道这老婆子虽是刚入府的,却不知怎么得了五小姐的青眼,他们都不敢轻易得罪,而五小姐,有夫人的护着,怕是老爷也轻易教训不了。

“怎么都不说话!”云毅驰脸色更加难看了,夫人不过病了几日,府上怎么就乱成了这样!莫不是其实,平日也都是这些奴才这样欺瞒主上的?!

这边云之遥得了消息,心道不好,本是打算让这个搅事的老太婆把这府上的风气搅乱,然后再让邹氏寻了这个由头来整治,不料竟惊动了云毅驰,这可不好说了。

她一边想着法子一边出去迎云毅驰,在院口的门房见到跪了一地人,那婆子瑟瑟发抖,似乎是有人同她说了什么。她心中有了主意,只上去同云毅驰行礼,“爹,怎么今日想着到了女儿的院子里来了?”

云毅驰抬眼看到云之遥,看她今日一身嫩黄衣裙外披一件纯白的夹绒斗篷,头上只几件白玉簪子,整个人看起来清丽之极,饶是冬日的打扮,也不觉她身材有何异样了。一双和邹氏极似的眸子仿佛闪着光一般,笑起来鼓起的脸颊的肉衬得她更加玉雪可爱。

见到这样的女儿,自然气消了大半,想起之前邹氏同他说的,女儿之前身形有异是有人下毒所致,他心中对她更是愧疚万分,但眼前的事,总归是在浮苏阁发生的。

“府上向来严禁赌博的,这些奴才,竟然大白日就在此聚赌!实在可恶!”云毅驰说罢,云之遥皱起了眉毛,“府上的旧例的奴仆机制实在有些不妥,我几次想让母亲改制,可母亲说是祖母留下来的,不好改动……”

今日能借了云毅驰的手来动手,也是极不错的,毕竟邹氏身为媳妇不好动婆婆留下的旧制,即使动了,未免也会引来话端,而且说不定会惊动了府上那股不知谁的势力。

云毅驰倒是不在意这些,“不过规矩罢了,都是死的,有弊端,改就好了,哪里需要在意这些!”

“如此也好,这些奴才也该好好收拾收拾了!”云之遥说道,云毅驰见状也让她平日多关心关心邹氏的身体,这样的家事,她也该多帮邹氏分担分担,这一番交代下来,云之遥是笑得更加灿烂了,看来这个爹爹,果真是爱惨了娘的呀~

云之遥应了下来后,下午便去了邹氏那儿。

府上听闻聚赌之事让主母大怒,个个俱是惊慌。果真,邹氏让月嬷嬷下来管理调动,一众奴才为了保全自己或是,为了升迁,都给月嬷嬷送去了不少银子。

《千面夫君:一坨肥杏压墙边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