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掌门跑路了》安掌门多大了 NP文 掌门跑路了BL

掌门跑路了

二次元连载中

《掌门跑路了》为青色白纸最新力作,本网站免费提供“新书发布!”在线阅读,无广告,无弹窗,欢迎阅读。精彩内容: “师父~师父父~”明渝鹋罕见地撒起了娇,抓着卞郝仁的手摇晃。 “您就放我出去吧~” 卞郝仁狠下心,哼了一声不理会明渝鹋。 “这是

阅文集团|更新:2020-07-01 16:06:33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《掌门跑路了》为青色白纸最新力作,本网站免费提供“新书发布!”在线阅读,无广告,无弹窗,欢迎阅读。精彩内容: “师父~师父父~”明渝鹋罕见地撒起了娇,抓着卞郝仁的手摇晃。 “您就放我出去吧~” 卞郝仁狠下心,哼了一声不理会明渝鹋。 “这是

《掌门跑路了》免费试读

“师父~师父父~”明渝鹋罕见地撒起了娇,抓着卞郝仁的手摇晃。

“您就放我出去吧~”

卞郝仁狠下心,哼了一声不理会明渝鹋。

“这是给你的惩罚,不用说了,为师还有事。”卞郝仁头也不回地走出了乱花宫。

三个被卞郝仁叫过来看守的执事虎视眈眈地死盯着明渝鹋。

她也不装了,愤愤地一脚把放在脚旁晃荡的不倒翁踢飞了出去。

那不倒翁速度极快,嗖的一声击中了中间那位男执事的要害。

“啊!”

那位执事在地上打滚,捂着脆弱部位的样子让另两位女执事也都幻肢一痛。

明渝鹋拌了个鬼脸,窃笑着跑开了,两个女执事面面相觑,不由得有些惊奇。

在他们的映像里,明渝鹋总是一副提不起劲,昏昏欲睡的样子,怎么最近变化这么大。

地上打滚的男执事没人权,还在滚,泪流满面。

……

明渝鹋郁闷地躲在自己的小房间,自己跟自己下围棋。

她很快发现,与自己的斗争,自己永远是输家。

文青病爆发的她更加郁闷惆怅,几欲潸然泪下。

“哭什么呢?”一个疑惑的声音从窗外传来。

明渝鹋惊讶地转过头,看到一个人攀在窗户上,露出个头。

那人不是其他人,正是林鸠。

林鸠看看棋盘,挑了挑眉头。

“在下五子棋?”

明渝鹋更能确定林鸠也是个穿越者了,因为据她所知,这个世界只有围棋的玩法,没有五子棋。

强忍心中的激动,明渝鹋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。

“外边冷,前辈还是进来说话吧。”

林鸠点点头,撑着窗台跃入明渝鹋的小阁楼。

明渝鹋从榻下掏出一鼎暖炉,里面尚且有些未受潮的木炭,想来阁楼还是很干燥的。

“不要叫我前辈了,我受不起啊!”林鸠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。

之前明明已经露馅了,林鸠是个半吊子高手,但是明渝鹋还是如此尊敬,反而让他羞愧有加。

明渝鹋为林鸠斟上一杯茶,虽然有些凉了,但是刚好他喜欢凉的。

“前辈就是前辈,没什么受不起的。何况几日后,我便要叫你……掌门了。”明渝鹋微笑在矮桌对面坐下。

很显然,明渝鹋之前从师父那里知道了有林鸠这么一号人,联系到之后的种种事情,便猜出了他的身份。

林鸠便更不好意思,只能装作细细品茶的样子掩饰尴尬。

虽然不知道明渝鹋有何目的,但从目前来看,似乎是对林鸠及其友善,姑且算友方NPC了。

林鸠不知道的是,明渝鹋不是友方NPC,而是另一个玩家。

“前辈今日前来,不会是为了窃通醒令的吧?”

林鸠尴尬得五体投地。

明渝鹋心中暗笑,虽按理来说穿越者相见,抢的就是主角气运,但是她却觉得如此这般的关系也不错。

她不是那种“我命由我不由天!”“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狗子。”的龙傲天型人物,性格如此罢了。

“我是来……嗯,避难的。”

鹓鶵说过,卞郝仁是可信的,但是没说过明渝鹋可不可信,所以林鸠有些犹豫要不要把事情说出来。

但是,林鸠忽然想起来,凤舍遭到袭击,没道理不会被其他人发现。

所以他索性就将自己被刺杀的遭遇,讲与明渝鹋说了,但是并没有说刺客是齐峰长老。

“若是这样,前辈就先在我的阁楼住两天吧,等鹓长老回来,一定会彻查到底的。”

明渝鹋并没有说在乱花宫住下,而是指名她的阁楼,不禁让林鸠浮想联翩。

随即他后知后觉地发现,明渝鹋也好,黎木鹛也好,虽然年纪尚小,在地球还都是上学的年纪。

但是他们的表现都挺成熟,至少表面上来看是如此。

“等卞长老回来,我再跟他说吧,鹓鶵她说你们是可信的,我才来乱花宫的。”

明渝鹋点点头,心中对那个带有不老萝莉这个萌点的主事点了个赞。

正愁禁足的日子如何打发时间,这就立马送来个“玩物”。

明渝鹋舔了舔嘴唇,不由得嘿嘿笑了起来。

“什么这么好笑啊?”

“没,我想起高兴的事。”明渝鹋的双眸弯成月牙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似乎在强忍笑意。

“对了,你为什么……要救我,那天晚上。”林鸠想起了一个怎么也想不通的问题。

如果是他,前面跪舔的高人忽然变成了被人血虐的垃圾,他肯定是不会伸出援手的。

这个问题问倒明渝鹋了。

因为她也不太清楚当时是以什么心情救下林鸠,又是以什么心情求师父出手模糊掉他们的记忆的。

“因为……”明渝鹋的眼睛不由自主地飘向窗外。

“因为……喜……喜欢,喜欢你。”明渝鹋忽然脸红,羞涩地摸摸小鼻子。

林鸠差点被茶水呛死,拍着胸膛顺气。

“咳咳咳,咳咳,别忽悠我了。”虽然林鸠吓了一跳,但是还是可以察觉到明渝鹋在说谎。

“真的!”明渝鹋不由得提高音量,生怕林鸠不相信似的。

林鸠给自己倒上一杯茶水,他已经可以肯定明渝鹋在说谎了。

但他并没有揭穿明渝鹋。

林鸠上下打量明渝鹋,那眼神赤裸灼热地可怕,好像一个嫖客看着排队任君选择的公主。

他吸溜吸了一下口水,然后抹了抹嘴角的水渍,对着明渝鹋嘿嘿一笑。

光是这一笑,明渝鹋的手臂就起满了鸡皮疙瘩。

林鸠的身子越过矮桌,凑近神色慌乱的明渝鹋面前。

“我也喜欢你,从见到你的那一刻,我发现世间所有的药都已经治不了我的思恋。我们走吧,私奔到天涯,找个没人地方,看日升日落,相濡以沫共此生。”

林鸠忽然含情脉脉地说道,一双眼睛深情地死盯着明渝鹋躲闪的双目。

恶心人?我的段位比你高哦!臭妹妹!

明渝鹋一时间分不清林鸠究竟是认真的还是装的,行色慌乱地支支吾吾。

“我……我觉得……我觉得这太快了吧?”

她还要同时感受胃里的翻涌,没有忍不住吐出来已经算好了。

林鸠忽然觉得没意思,讪讪一笑,又坐回桌前。

“我忽然不喜欢你了。”

《掌门跑路了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