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翡翠之森》类似翡翠之森的小说 紧缚 翡翠之森GL

翡翠之森

奇幻连载中

《翡翠之森》为蒙蒙兽最新力作,本网站免费提供“新书发布!”在线阅读,无广告,无弹窗,欢迎阅读。精彩内容: 在从林里的某个角落,程蒙趴在一个茂密的灌木丛中,身上绑着类似的茅草,脸上也用黄绿色的草汁涂抹满,只留下两个眼睛。他屏住呼吸,一动

阅文集团|更新:2020-07-08 12:10:25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《翡翠之森》为蒙蒙兽最新力作,本网站免费提供“新书发布!”在线阅读,无广告,无弹窗,欢迎阅读。精彩内容: 在从林里的某个角落,程蒙趴在一个茂密的灌木丛中,身上绑着类似的茅草,脸上也用黄绿色的草汁涂抹满,只留下两个眼睛。他屏住呼吸,一动

《翡翠之森》免费试读

在从林里的某个角落,程蒙趴在一个茂密的灌木丛中,身上绑着类似的茅草,脸上也用黄绿色的草汁涂抹满,只留下两个眼睛。他屏住呼吸,一动不动是的望着前方,那里正有一只肥硕的野兔在那大快朵颐的持着嫩草,但你别以为它放松警惕了!看它转动的耳朵和不时停下来倾听就能知道它有都狡猾。程蒙一开始被它骗的晕头转向,好几次都被他逃脱,这次一定要逮到它。

以上景象是发生在程蒙来到这个世界十五天以后,程蒙知道自己可能永远回不到原来的世界,就决定好好的活着,或许会混出个名堂来。但前提是活着,而活着的前提是有食物。俗话说得好,民以食为天,在丛林里只能自己找食物,虽然口袋里有十几块肉干,但就算再怎么节省,总有一天要吃完的。开源节流,不光要节流,还要开源。好歹自己还是大老爷们(虽然未成年),不能被饿死,自己动手丰衣足食。

根据以前在电影里看到的情节,程蒙照葫芦画瓢,布置了几个简单的陷阱,然后开始幻想抓只野鸡或者小兔子啥的。理想是美好的,现实是残酷的。捣鼓了好几天,别说鸡了,连鸡毛都没捞着。眼看肉干和小红果都快吃完了,再不捕到食物,自己就要饿死了。这时,偏偏又来了这么一只该死的角兔,不但破坏了自己的陷阱还老是在附近转悠,专门和自己作对。真当哥们是纸老虎啊,哥和你杠上了。

今天趁迷雾还未散时,把为数不多的小红果都带上,把挤出来的汁液全都涂抹在角兔喜欢吃的嫩草上,当然不是一个地方,是有规律的在嫩芽、叶尖上涂抹,还零星在老叶上涂抹了一点。为了更有把握,还在这几天观察到角兔喜欢走的道上挖了几个坑。嘿嘿,我让你有来无回。

之后便是上面的等待的画面。

该死,这只死兔子怎么还没晕,都吃了好几分钟了。不会是小红果没作用吧?程蒙心里有些打鼓。

再等等吧,也许是发作时间还没到,不过要快啊。迷雾马上要上来了,那可就危险了。

在这片古怪的林子里生活着十几天,程蒙可不是白过的,他观察出,这林子里的雾只有白天正午会有大约三小时是散开的,别的时间都是白茫茫一片,而且迷雾里面还时不时有一些怪兽,恩……该怎么说呢,这种怪兽好像大多都是灰白色的皮毛,一般都是在迷雾中活动,而魔兽皮毛各种各样,只在迷雾散去的时间活动,一到时间久会回巢。程蒙称之为迷兽,它和看到的魔兽不怎么和睦,甚至可以说是生死仇人,只要碰到就会打个你死我活。

又等了大约三分钟,当迷雾开始渐渐上来时,角兔终于有点不支,身体开始轻微的摇晃,角兔可能感到不对头,摆了摆越来越沉重的脑袋,开始摇摇晃晃的朝向来时的方向跳去。该死!看着角兔向另一边跳,程蒙在心里咒骂了一句,准备起身去抓住那只肥硕的家伙。突然,一道灰白色的身影从一旁的树枝上飞跃而下,扑向角兔。程蒙吓了一身的冷汗;怎么是这个家伙!

从树上扑下来的家伙是一只类似狗的动物,只是它全身披着灰白色的皮毛,在满是迷雾的森林中,这是很好的一种保护色,灰暗色的眼睛偶尔闪现出狡黠的光芒,这种生物就是迷雾森林里非常常见的一种野兽——白狗(影犬)。它是迷雾森林另外一种白鼠(雾鼠)是程蒙这段时间见到最多的野兽。尽管这名字很难听,谁让它们皮毛都是白的,好吧,是程蒙懒得起名字。

看了看还没完全消失的天空,程蒙感到很奇怪:还不到它们出来的时候吧?

晕晕乎乎的角兔似乎也发现了这个意图对自己不利的家伙,想向一边闪去,但小红果这时已将开始发挥作用了。角兔此时的举动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,只是晃了一下身子就被影犬咬住了,在外人看来就好像故意撞上去一样。

抓住角兔后,影犬似乎很满意自己的行动,用一只前爪摁住猎物昂首叫了几声,从程蒙的正前方窜出两条较小的影犬,应该是今年的刚成年。

也许是看到父母捕到猎物,两条小影犬很开心,老远就发出愉快的叫声向这边跑来,一边跑,一边摇着尾巴。

突然,从小影犬的右侧,窜出一个黑影,一口咬住其中一条的脖子,只听见咔嚓一声,刚才还在挣扎的影犬抽搐几下就不动了。

这一突发状况谁也没想到,在场的几个人都愣了一下,就在在场的几个愣神的时候,那个黑影再次扑向另一个呆住的影犬,它想来个一网打尽!

老影犬这时才反应过来,立马叫了一声向它跑去。但已来不及,它跑到一半时另一个小影犬也倒在了地上。

嗷……

令程蒙惊讶的事影犬发出的不是类似狗的汪汪声,而是类似狼嚎的声音。以此同时,影犬全身的皮毛发出一种灰白的光芒(后来才知道那是迷兽特有的技能【朦胧术】)。以更快的速度冲向未知的敌人,只有敌人的鲜血才能抚平此时它心中的怒火。

而那道黑影此时则正遐以待,不紧不慢的向前慢跑几步,以优雅的姿态和影犬交锋。

两者的速度都不慢,以程蒙的眼光看来,起码比自己骑摩托快多了。短短几秒钟,双方进行多次交锋:咬、扑、扫、抓。你来我往,缠斗在一起,从旁可以看出,老白狗气势如虹,每次扑咬都很勇猛,爪子带起一阵清风,把刚起的雾气卷成了旋风。

而那个黑影,不,应该说是白影,和影犬不同,它的皮毛更像是一种纯洁的白,类似阳光给人的感觉,不像白狗灰不拉几的皮毛。它每个动作尽管很优雅,但总比影犬快上那么一丝,给人的感觉,它不是在争斗,更像是在表演优雅的舞步,让人沉醉。

缠斗了一会,白影似乎玩够了一般,猛地加速,寒光一闪,影犬就躺在地上不动了。

没有理会老影犬,白影走到一个小的尸体那,叼起来,向程蒙藏身的地方望了望,消失在渐渐升起的白雾中。

它发现我了!藏在灌木里的程蒙,心有余悸的想着,刚才白影临走前的那一瞥,似乎意味深长啊。爬出来,捡起角兔和另一个小影犬的尸体,立马跑向这些天生活的洞Xue:雾气已经快要到最大浓度了,自己可没那个能耐在雾气中跑那么远的路。

在回去的路上,程蒙特意绕了一小段路,摘下了一些生在某种灌木上的叶片,这种叶片带有淡淡的辣味,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,已经是能找到的唯一调味品了,除了那一小袋粗盐。

到了洞Xue外,先绕着洞口转了一圈,确认没有别的动物闯进自己的洞Xue,因为自己特意移栽在洞口的几株带刺的灌木没有新鲜的折伤。

小心的捏着没有刺的部位,侧着身子把角兔和小影犬,都扔进洞口,自己再小心翼翼的别过刺灌木,一边后退进洞口,一边摆弄着因为自己进来而走形的此灌木,以确保没有动物会注意到这儿。

爬进洞,发现恰可已经爬到小影犬的伤口撕咬了起来,显得特别卖力,看到程蒙回来,立马摇着尾巴扑了上去。恰可就是在洞里捡到的那个小家伙,由于这段时间的喂养,显得特别粘着程蒙。

把恰可抱起来使劲的蹂躏了几下,盘着腿开始整理今天的收获。

其实没有什么好盘点的:一只角兔和一条影犬,还都不是自己打到的。

把两个猎物简单的放血,剥皮,清内脏,因为死了有一会了,所以放不出多少,吃起来会有股怪味,但没办法,只有这样了。

把内脏埋在洞Xue的一角,顺便赶走过来抢食的恰可,没法出去,现在外边的危险度比刚来时高很多,程蒙很奇怪自己那天跑了那么久居然没碰到任何野兽,难道自己真的是书中的男主角?

来到另一边的厨房——火塘,把处理好的狗肉和角兔用木棒串起来,把路上采来的辣叶捣碎,夹到**里。慢慢烤着,不时转动木棍,使肉受热均匀,时不时撒一点点粗盐。因为前一段时间,没注意恰可把放粗盐的袋子翻出来玩耍,被它舔舐一大半,为此不得不节省点。

闻着越来越浓的香味,程蒙一边驱赶流口水的恰可,一边用刀在肉上划几道痕迹,使盐分渗进去。

最终,烤好的角兔和大半的狗肉都进了肚子,剩下的留着宵夜吃,用很夸张姿势剔牙的程蒙,不无得意的想着。旁边明显吃撑的恰可应和着滚了滚肿胀的肚皮,哼哼几声,继续未完的睡觉大计。

休息了一会,把角兔和影犬的皮用刀小心翼翼的清理粘着的碎肉和筋,拿出这段时间收集的清水清洗干净,放到已经熄灭的火塘上方烘烤着。这些都是自己走出森林后的生活凭证。结合这段时间侦查的地形,程蒙总算在地图上找到了自己的位置:在地图的右下角,离那个不知是村子还是镇子的地方。估摸了一下他发现自己离那个镇子起码有上百公里!这让他暂时打消了回归人类社会的念头。

这段时间,每天晚上程蒙都尝试着打坐,对,就是法师或者说施法者的冥想。结果喜忧参半,自己能感受到所谓的魔法元素,但给自己很厌恶的感觉,自己也无法吸收它,当每次自己试图靠近它,抓住它时,总是被它躲开,有时还会被对方灼伤,精神上的灼伤。

起码自己有这方面的天分不是吗?以后有的是机会,说不定出去后就能被传说中的魔导师老头收做徒弟呢,嘿嘿……带着对未来美

《翡翠之森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