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殿下,王妃又醉了》殿下王妃又醉了免费阅读 清水文 殿下,王妃又醉了GV

殿下,王妃又醉了

穿越奇情连载中

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三竖原创小说《殿下,王妃又醉了》,主角是阿觅,初樱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,书中主要讲述 木挽歌看到阿觅这副模样,低下头轻咳一声,忍俊不禁。 阿觅本就受了委屈,被她这么一气,瞬间就不乐意了,气得直跺脚,大声威胁道:“你

|更新:2019-08-14 20:24:42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三竖原创小说《殿下,王妃又醉了》,主角是阿觅,初樱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,书中主要讲述 木挽歌看到阿觅这副模样,低下头轻咳一声,忍俊不禁。 阿觅本就受了委屈,被她这么一气,瞬间就不乐意了,气得直跺脚,大声威胁道:“你

《殿下,王妃又醉了》免费试读

木挽歌看到阿觅这副模样,低下头轻咳一声,忍俊不禁。

阿觅本就受了委屈,被她这么一气,瞬间就不乐意了,气得直跺脚,大声威胁道:“你这只笨鸟,你要是再敢笑我信不信我让你尝一尝情爱之苦?”

初樱不但没有收敛,反而笑得更加开心了,调笑到:“阿觅,难不成你是真的春心荡漾了,居然想去尝一尝情爱之事了。”

她大抵是喝多了酒,才会这般口无遮拦。

阿觅气昏了头,不等木挽歌阻止,便上前一把直接把当日从她身体离抽走的半缕情丝还给了她。

木挽歌只看到他轻轻拍了一下初樱的额头,拖着她就气冲冲的走了。

想要上前阻止的时候,阿觅已经出去了。

连忙起身追了出去,刚走到初樱之前的房间房门就已经被关上了。

“笨鸟儿,我今日便让你尝尝什么叫苦痛。”

把初樱丢在椅子上,怒气冲冲的瞪着他。

此时初樱像是突然忆起了什么一般,看着阿觅,眼眶泛红,跟之前开怀大笑判若两人。

眉眼间尽是郁结之色,眸中水雾迷离,试着动了好几次喉咙,才沉沉开口。

“阿觅,为何我一想到九殿下就难过不已,心中似是有千万把刀子在戳,痛得我快要呼吸不过来。”

眼泪夺眶而出,声音哽咽。

她一想到自己当日跟夜离澈相认的时候,心中的喜悦在看到夜南冥隐忍得悲恸是荡然无存。

却不知为何会这么难过。

阿觅一看到她哭了,立马心软了几分,犹豫着要不要收回她的情丝。

初樱一直看着他哭诉自己有多难受,说着说着竟起身要去找夜南冥。

阿觅气已消了一大半,在她走出房门之际赶紧将情丝收回来。

初樱经不起这般折腾,直直倒进他怀里,昏睡过去。

阿觅将她放到床上,看着手中的情丝微微松了一口气,幸亏他及时收手。

如果被那老道士知道他手中有初樱的一半情丝,定然会想尽千方百计强行要了去毁掉,那初樱或许这辈子都不会知道情为何物了。

当日初樱魂魄被安置在千年樱花树中之事,鸿离便让他把她的情丝放进樱花簪里,送给了历劫转世的夜南冥。

可是他不知道,那樱花簪里,只有一半。

深夜,重华宫依旧灯火通明,夜离澈立在书房里,听着不断从外面传来的消息,一次次希冀,一次次失望。

他都不知道,自己到底要怎么才能把初樱找回来。

深吸一口气,对着幽幽空气叹息道:“初樱,当真,是我错了吗?”

他没有征求她的同意,便妄然要娶她。

可是,他断然是不能再让卫寒霜当王妃了啊。

“大殿,属下无能,还是没有找到初樱姑娘。”

一个侍卫总管跪在他身后,双手抱拳,沉沉而语。

夜离澈久久不说话,过了许久,才摆了摆手,“下去吧。”

梵听有些于心不忍,上前劝到:“大殿,夜深了,休息吧,千万别累坏了身子。”

“去宸佑宫看着,一有消息,马上回来禀报我。”

他现在没有丝毫睡意,若是一日找不到初樱,他便一日睡不着。

“是。”

梵听沉声应道,随即转身离开。

宸佑宫一片静谧,灯影幢幢,似乎早已陷入沉睡。

巡夜的士兵井然有序的巡逻着,夜南冥的寝殿漆黑一片,丫鬟坐在门口打盹儿,没有丝毫异常。

而此时紫玉轩,初樱的房间里,阿觅在一边打了个地铺,睡得正熟。

初樱躺在床上,阿觅因为今日之事心生愧疚,便一直守在她身边。

到了深夜,听到外面有轻微的动静,心中明了,便熄了灯,在一边打了个地铺睡了。

没一会儿,窗户便被人轻轻打开了,矫捷的身影迅速闪进来,站在床边,看着熟睡中的初樱。

阿觅半睁着眼睛,在黑暗中看到那人在床边坐下,抬起一只手,抚上初樱的脸颊,虽是无声,却胜有声。

他在想,他今日若是敢对初樱做出什么不轨之事,他定是要将他从楼上扔下去。

自己一个师父在这里,还能让自己的徒弟被欺负了不成?

床边的人此次倒是规矩得很,只是怔怔的看着初樱,入了神。

“你有两个选择,盖上被子,或者出去。”

隐在黑暗中的人没有回头,没有起身,甚至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。

可是这冰冷孤傲的声音的的确确是从他嘴里传出来的。

阿觅心脏一跳,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,他是在跟自己说话?可是他从他进来便没有动过,他是怎么知道的?

虽然知道夜南冥高深莫测,但是这么轻易的就知道他没有睡着是不是太过分了些?

“选好了?”

夜南冥吊着嗓子,似是调笑。

阿觅本来是想假装没听到的,但是对方根本就不给自己装睡的机会,掀开被子站起啦,冷哼一声,摸黑出去了。

“带上门。”

幽冷的声音的带着不容抗拒,不知为何,平日里对谁都剑拔弩张的阿觅唯独在他面前却蔫了气,心中纵使有百般不满,却没有抱怨半句。

阿觅果真乖乖的带上了门,站在门口,委屈巴巴有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倒真真是有几分逗人笑。

“悠着点。”

思索再三,还是忍不住开口提醒了一句。

这连着两日放纵,怕是也差不多该歇歇了。

夜南冥没有回答,只是合衣躺在初樱身边,伸手搂着她。

初樱似是有所感觉,伸手环住了他的腰,睡得香甜。

阿觅没有地方可以睡,到房顶上睡了一夜,等他第二天下去的时候初樱房间里早已经没有了人。

极其不满的看着只有初樱的房间,冷哼一声,“偷吃了就逃跑。”

初樱昨日喝得多了,起来的时候头都还是晕的,坐在床边双手撑着身子,看了一眼站在门口进来的阿觅,有些惊讶,“阿觅,大早上的你站在门口做什么?”

“看看野猫走了没有。”

阿觅语气一点都能不客气,说完便进来,把枕头丢到一边,气呼呼的坐下,兀自欺负躺在篮子里的花辞。

“真是有什么样的主人,就有什么样的宠物,一只笨鸟,一只丑鸟。”

初樱眉头一黑,起身过去把花辞从他手里抢过来,轻轻摸了摸,似是在安慰。

“阿觅,你能不能不要整天喊我笨鸟?我是人,不是鸟好吗?”

阿觅每日都喊她笨鸟,听得她都有点怀疑自己到底是什么了。

阿觅翻了个白眼,“不都一样。”

初樱不懂他此话的意思,也懒得去计较,而是轻轻抚摸着手中的花辞,有些疑惑,“阿觅,自从花辞毛掉光之后,怎么就整日里恹恹的,像是没有精神一样。”

“你要是脱了一层皮还有精神吗?”

阿觅看了一眼花辞,表面上没什么异样,只是隐隐感到好奇,为何他总觉得花辞体内有一股不寻常的力量?

初樱叹了一口气,瞪了阿觅一眼,似乎对他的口无遮拦很是无奈。

花辞也觉得自己委屈得不行,啾啾啾的叫了几声,又有气无力的耷拉着脑袋,像累惨了一般。

“花辞,你一定要快点好起来,长不长羽毛都没关系了,我只想你能活蹦乱跳的就可以了。”

初樱语重心长的安慰着,过了这么久,她看花辞真的是丝毫没有要长毛的征兆,不由得有些放弃了。

花辞睁了睁眼睛,又睡着了。

“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,是回重华宫还是回宸佑宫?”

阿觅开口问道,他真的是受够了这些紫玉轩的女子,一个比一个疯狂,再待下去,他真担心自己会被她们吃得骨头都不剩。

初樱摇了摇头,“都不回去了。”

“那你是要继续呆在这里?”

“这里不是挺好?”

“哪里好了?”

阿觅立即就跳起来了,气得不行,指着外面一脸崩溃,“那些女人一个个都想以身相许,你是故意捉弄我的吧?”

初樱冷一下,一时没忍住,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

“阿觅,这个,我真的没想到,你竟然这么受欢迎。”

她只道阿觅长得着实俊俏,但是紫玉轩的姑娘们怎么说都是见惯了俊俏男子,怎么突然就这么主动了?

阿米不理她,起身就气冲冲的出去了,初樱感激追出去安慰他。

可是阿觅一点都不好哄,任凭她怎么哄都哄不好,最后不得不作罢,抱怨道:“你怎么比九殿下还难哄?”

章节在线阅读

《殿下,王妃又醉了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