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拈花惹郎》拈花惹草反义词 LOLI控 拈花惹郎小说目录

拈花惹郎

现代言情连载中
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拈花惹郎》是爱女如眸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小北,令姐,书中主要讲述了: 这本来似乎只是猎人挖来捕兽的陷阱,却不知被谁加宽

|更新:2021-01-11 08:01:16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拈花惹郎》是爱女如眸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小北,令姐,书中主要讲述了: 这本来似乎只是猎人挖来捕兽的陷阱,却不知被谁加宽

《拈花惹郎》免费试读

这本来似乎只是猎人挖来捕兽的陷阱,却不知被谁加宽加深,景昭然将及地面,忽听嘎吱一声,急伸手在壁上一撑,向另一方跃过,脚底又是一压一软,只得手臂一垂,把手里的剑鞘喂了进去,咔的一声咬紧。

小北显然也受了点惊吓,飞快的抽回了枯枝,隔了一息,才小心翼翼的凑到陷阱边,犹摆着一个随时准备逃走的姿势,陷阱中一片黑暗,小北扬声道:“哎!兔子,你没摔死吧?”

景昭然不答,仰头看着那一轮天光中冒出的脑袋,饶是他目力惊人,在这背光的时候,也看不清她的神情,只有一对晶亮的大眼睛微微忽闪。

那个脑袋忽然消失,随即,几块石头投了下来,景昭然略闪身避开,扑扑几声,落到地面。小北笑道:“我才不信你会这么容易就摔死,想不出声骗我呀!”

景昭然悄悄伸手,缓缓的把剑从那夹子中抽了出来,在地面上轻轻敲了一圈,幸好并没有别的夹子,壁上泥土坑坑洼洼,触手微涩,要出去,实在并不难。景昭然仰了面,温言道:“不知我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合姑娘心意了?”

呃?人家好像一直在帮忙耶!送钱包送错了?杀狗救人杀错了?小北有点羞赧,笑道:“没有啊,可是你对我图谋不轨,我只好忍痛下杀手……”

景昭然心平气和的笑:“不知姑娘有什么可被我图谋?”

小北却是一句不肯让人,飞快的回道:“既然没啥可图谋,那你为什么大半夜的跟着我?”

景昭然笑道:“我已经说过了,是令姐要我过来。”

小北笑道:“你以为我会相信么?”

景昭然沉默下来,其实他心里也一直有些疑惑,北堂蝶清既然明知有这样一个妹妹在此,为何这么多年,从来没有来找过她?听小北笑的得意,缓缓的道:“你不知道自己有一个姐姐么?”

小北哧笑一声,似乎忽然来了兴味,笑道:“你好像有很多问题想问我?”

这就好像面前垂了一个钩子,上面写着,愿者上钩,偏偏他还要上赶着去咬。景昭然有点苦笑,却只能答道:“不错。”

小北笑道:“想问问题也可以,拿银子来买。”

景昭然略略沉吟,道:“成交!”

陷阱口火光一现,小北已经点燃了手中的枝枝,然后就手拾取身边的枯枝,聚起一个火头,景昭然自然不会以为这大热天她要点火取暖,所以问道:“怎么?”

小北笑眯眯的道:“你的钱袋子在我这儿,你再给,当然是给银票啦!我总得看看啊,不然谁知你会不会拿张纸来糊弄我?哎,兔子,听说你一出手,就给了娇娇一千两,那我这儿一个问题,少说也要两千两吧!”

景昭然下意识的去摸腰间的银票,苦笑道:“我没带这么多钱。”

小北笑道:“知道知道,一看你就是大少爷,不会抗着这么多钱走路的,这样罢,大家怎么也是熟人,不如你身上有多少,全都丢上来,然后我一看之下心情大好,许你多问几个问题好了!”

若是信了她,只怕一个问题也问不到了吧?恐怕是一看银子腿脚大快吧?景昭然笑笑,索性在地面上坐了下来,道:“还是一千两银子一个问题好了。第一个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小北在陷阱上方张牙舞爪,说:“银票!”

他抽了一张,折成一个方胜,指尖一弹,直飞上去,直击在小北掌心,小北哎哟一声,却飞快的收指抓住,凑着火头看了许久,总算放心,收进怀中,很干脆的笑道:“北堂蝶澈。”

虽然早已经有备,景昭然仍是吃了一惊。原来她真的是北堂蝶澈,青楼的小厮,夜半的贼偷,财迷心窍的小老鼠……景昭然苦笑一声,再抽银票掷出,问道:“你背上的伤痕从何而来?”

蝶澈沉默良久,哼道:“这个问题,要两千两。”

景昭然也不打价,再掷上一张,蝶澈笑道:“我小时候被人一剑刺成糖葫芦,所以身前身后就留了这个伤疤。”

其实景昭然本意,只想确认一下这是否是为北堂蝶清所知的那个伤疤,想不到竟是这般的由来,他沉吟了一下,才又问道:“你不知你姐姐北堂蝶清,现在身在何处么?”

一边说着,一边掷上一张银票,蝶澈本来似乎有点不想回答,可是就着火光瞅了瞅银票,却似乎开心了不少,急急收进袖中,很快的答道:“不知。”

景昭然自然知道一千两的银票已经用光,这张不知是两千两,还是三千两,居然只买到这两个字。虽然有些闲钱,也犯不着这么花吧?摇了摇头,也不说破,续道:“那么,你为什么不信我是令姐派来?”

蝶澈收了银票,笑道:“因为我不想死。”

景昭然再抽银票时,只余了最后的一张,拈在手中,试着学习赖帐,温言道:“这句话不清不楚,似乎不能算是回答?”

蝶澈停了一息,笑道:“你没钱了呀?”

景昭然不意她竟一语道破,竟是面红,轻咳道:“是,所以想请北堂姑娘再多说一点。”

蝶澈从火堆里抽了一根燃着的树枝,遥遥的照下来,左摇右晃,也不知看到了没有,把树枝丢回火堆,笑道:“你是不是还有一张银票?我许你问两个问题好了,也算是仁至义尽了。”

你干啥了就仁至义尽?景昭然犹豫了一下,缓缓的道:“我来此不过是完成令姐的托附,绝无半分恶意,实不知北堂姑娘为什么提到生死之事。难道在下看上去不足取信么?或者姑娘有什么难言之隐?”

蝶澈有点儿不耐烦,在上面晃荡着右手:“银票!银票!你死命攥着,也变不成两张!”

景昭然只得把银票掷了上去,蝶澈又凑到火头前验货完毕,站起身来,打了个哈欠,笑道:“是,是……好了,我要回去睡觉了。”

景昭然微怔,道:“北堂姑娘!”

蝶澈笑道:“我已经答一送一,你还要怎么样?”

“哦?”景昭然迅速反思中……

蝶澈笑道:“你问,难道在下看上去不足取信么?或者姑娘有什么难言之隐?”这两句学着景昭然的口吻声调,听上去居然有九成相似,一边笑眯眯的凑到陷阱前,续道:“我答,是,是……”得意洋洋的摊摊手,转身就走。

《拈花惹郎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