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王妃不做聚宝盆》太保聚宝盆年金保险 玻璃 王妃不做聚宝盆小顶

王妃不做聚宝盆

现代言情连载中

主角叫柳紫印,木塞的小说是《王妃不做聚宝盆》,它的作者是紫翼展颜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有人尾随,她晓得。也不怕任何一个炮灰看见方才那幕

|更新:2021-01-19 16:02:03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主角叫柳紫印,木塞的小说是《王妃不做聚宝盆》,它的作者是紫翼展颜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有人尾随,她晓得。也不怕任何一个炮灰看见方才那幕

《王妃不做聚宝盆》免费试读

有人尾随,她晓得。也不怕任何一个炮灰看见方才那幕,只是没想到,跟着自己的并不是炮灰,是正经渣男。

“你……”

此时,她只觉得云冥看着自己的眼神都不太一样了。比起之前那种一味戏耍、整蛊样子,此时目光中涵盖的更像玩味儿、琢磨。

“我还以为你的妖法全靠一张嘴来吹,没想到,还有点真本事。”

“……”

听见云冥,好像是在夸她,她心下有点儿凌乱。柳紫印也是直至今天才发现,野兔排排赴死不是什么天上掉馅饼,而是某七在作怪。

不过,她倒是从云冥那句“有点真本事”中听出了别的什么。

“本事?我哪有什么本事?还不都是被吹死的。”她攥起左手,不让闪光的指甲外露,讪讪道。

“哈哈哈——”云冥闻言,没忍住,放声笑了。

无奈不能在云冥面前露出左手,她只能一只手去捡兔子。

“怎么?宁可使出自己并不擅长的武力,也不愿意让我看看你的驭兽能耐?”云冥见她收敛,蓦然不悦:哼,还是那么能装腔作势。

驭兽?虾米?

柳紫印扭回头,认真地看了云冥,本来是想从他的脸上找出开玩笑的意味。只是没想到,她看到的都是嫌弃。

是呢!认真和严肃都是可以装出来的,若说他要装,嫌弃的眼神用在这里并不合适!

因为云冥质问的话,她第一次没有那么嫌弃这个渣男,相反地,她想从云冥那里确定某些事。比如,这个国家除了尚武,还有什么不凡。比如,他口中的驭兽,和自己知道的那个驭兽,是不是一个意思。

“驭兽?”

“呵呵,装!你就继续装!想不到,你竟藏得这么深,怨不得那般水深火|热,也能混得风生水起。”

云冥忽然变得话多,着实让她不习惯。她只是想知道这个国度到底还有什么她不知道的“特别”,这人却只顾着逮住机会卯足劲数落她。

她看出来了,渣男就是故意吊着她的胃口。没所谓,她不上当。

“爱说不说。”

“你去哪?”

柳紫印捡了兔子就要离开,却被云冥一把揪住衣袖,拉至身前。她只觉得自己左右中指不停地轻颤,根本无心去管神精渣男到底要干什么。

“你松手!”

“嘶——”

起初,她还在讶异为何自己能如此轻松就挣开了云冥的拉扯。

下一刹,她目光不经意划过他们身侧脚边,赫然见到一条头较大、呈三|角形、颈细,背体呈鲜绿色的赤目蛇落在那里。见到蛇一瞬,她也才明白,自己的手指为何一直在抖。

而那低低的声音,不是出自这蛇,而是方才拉她的云冥。要说是别的动物,她都能斗上一斗,唯独这既美丽又致命的东西,她甚至忘记自己躲避。

那蛇仿佛受到了惊吓,此时已经张开带着毒牙的嘴,再次弹身起来,要攻击他们。她抬眸看向云冥,只觉得他的手臂有点僵硬,手背上有两个血点,那应当是被蛇咬过的伤处,血渗得很慢。

“你还躲着做什么?还不料理了它!”

她这话完全是冲着某七,若不是它干扰了兔子一样刺激到了这蛇,怎么会平白无故跑出一条竹叶青。

不过,某七神威发没发出来且先不说,一道黑影应声而来,手起剑落那条完美的大自然产物,已经变成数段。其中几段,还隐隐地抽搐着。

“爷,你没事吧?”

“你还有时间问这话?刚才干嘛去了?”

说话时候,柳紫印已经双手攥住云冥的伤手,用力地把毒血往外挤。凌绝被她骂的没脾气,毕竟是自己失职。

她瞄着凌绝腰间的水囊伸手去取,凌绝本能地闪避,她才又说了一声。

“水!”

“……”

听见她的话,凌绝麻利地解下水囊。

“你还戳在这干什么?胡大夫呢?你家主子中毒了,你不是应该去找胡大夫嘛?”

“好!”

“额…水留下!”

“哦。”

一波两折,水囊才落到她的手里,毒血挤了不少,但她并不敢确定有没有残余。要开水囊的木塞,为云冥再次清洗伤口时候,才见他眼神有些不对劲。

无奈凌绝十分听话,此时已经不见踪影,她只得把人靠树扶着坐下。

“喂!你可别睡,你跟我说说,你哪疼?或是不舒服?”

“呵,你还懂这些……”

“别贫,问你呢!哪不舒服!”

“头有点昏,手还…挺疼的。你…关心我?”

“呵呵呵,别乱给自己脸上贴金,当心揭不下来阴阳脸。要不是看在你替我挡了小青这一口,我才懒得管你。”

“咳咳…呵呵。”

柳紫印忽然觉得,此时渐渐安静下来的云冥比平日里的渣男样子可爱多了。只是,她又不指望和他有太多交集,犯不着坏心地巴望人家中毒受伤。

她注意到云冥伤口周围已经开始呈现红肿,这会人都闭了眼,心下不由得有些急了:那个大哥平时不是很靠谱的么?怎么还不回来?不行!竹叶青要人致死率虽然不多,但谁知道胡大夫小哥哥会不会治这蛇毒?豁出去了!

“小七!”

【咿呀!】

“血清。”

【咦?】

“你咦什么?蝮蛇血清!听懂了么?”

【唔嗫。】

柳紫印一个头两个大,直至此刻,才觉得她平时和婴儿七很欠沟通。她见竹叶青都不再抽搐,豁出去伸手抓住其中一段。她用力一攥,那段蛇身消失在掌心。

“就治这个家伙的血清,救命的!”

【咘咘!】

在她将失去希望时候,终于见到一个已经汲取了药液的针管出现在手里。救人的念头一时压制住了恐针的死穴,直待某七收回了废针管,她才觉得自己干了很伟大的事。

“你这是在恩将仇报?”仿佛打了个盹似的,云冥幽幽睁开眼睛看了看手臂上的针孔。

“呵呵呵,你要感谢我急中生智,找来了药,不然你这条胳膊就废了!”她怒怼。

闻言,云冥若有所思地点点头。就在柳紫印以为他终于安分一回,领受了自己的好意时候,他又语出惊人。

“我方才听见你喊小七,小七是谁?”

“……”

她刚才,是不是应该敲晕他以后,再召唤小七?

《王妃不做聚宝盆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