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> 《小丫追夫记:妖孽,你站住!》小蘑菇追夫记 第四十三章 提醒 小丫追夫记:妖孽,你站住!同志

《小丫追夫记:妖孽,你站住!》小蘑菇追夫记 第四十三章 提醒 小丫追夫记:妖孽,你站住!同志

发布时间:2020-07-31 16:05:54编辑:百小白来源:阅文集团小说作者:流樱阁主 状态:已完结

流樱阁主新书《小丫追夫记:妖孽,你站住!》由流樱阁主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水菜,黎安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小丫被离珟牵着走,目光注意他只穿着白色单衣,头发还有些蓬乱,而且还是赤着脚踩在木板上。 她心头一暖,他该是担心自己,听见笛声,从

>>>《小丫追夫记:妖孽,你站住!》在线阅读<<<

《小丫追夫记:妖孽,你站住!免费试读


小丫被离珟牵着走,目光注意他只穿着白色单衣,头发还有些蓬乱,而且还是赤着脚踩在木板上。

她心头一暖,他该是担心自己,听见笛声,从床上爬起就匆匆过来了,连鞋子都顾不上穿。

“离珟。”她轻轻唤了他一声。

“嗯。”离珟回头看她,墨蓝的凤眸温柔。

她靠近他一点,露出一笑,抱住他的手臂,头挨在他的肩上。

他亦是一笑。

到卧间里,他穿上衣物,她坐在窗边,百无聊赖看江岸的风景。

“船行到这一带,好像都是深山老林,从早晨到现在,江岸都没有看到什么人家,亦或是城镇之类的。”小丫一手支着脑袋,乌黑的双眸眺望着江岸茂密的森林。

“这一带都是野林没什么人家。”离珟穿好衣物,到她旁边坐下,看了眼小桌上放置的一碗青菜粥,笑道,“这是你带给我的粥吧。”

他昨日太晚没睡,早上昏沉不愿起来,但他向来警觉,她清晨的一些小举动,特别那个极浅的吻,他都能够感觉得到。

“嗯。”小丫点头,见粥放太久冷掉,已经泡得发糊了,一点汁水也没有,像那刚刚干旱的稻田,看起来没有一点滋味。见他拿起碗里的木勺就要喝,她急忙阻止:

“都冷掉了别喝了,我去给换一碗。”

“还能喝,不用多跑一趟了。”他淡声说道,舀起粥已经喝了起来。

“不好喝吧?”她关切问。

“能吃。”他一笑。

“你和夜冥真是兄弟,怎么相差这么远?我敢说,如果是夜冥看到这碗粥,他一定嫌弃得要死。”小丫说道,想到夜冥在乌兰时叫的那桌大鱼大肉。

“小丫头,我听见你说我坏话了!”突然,夜冥的声音在门外响起。

“呃……他怎么在门外?”小丫蹙眉看向离珟,感觉额上有一点冷汗。

离珟一笑:“去开门吧。”

小丫走过去开门,见夜冥和帝幽女都在门外。

“小丫头,你还真别说,要是我,是挺嫌弃这碗粥的。”夜冥大咧咧走进房间,看了眼离珟吃的那碗干巴巴的粥,说道。

小丫露出“我就知道”的表情。

夜冥见此,笑一笑,又道:“不过,小丫头,我也不是多奢侈的人,实在没东西吃,我还是会把这碗粥吃了的。但是现在有吃有喝的,我肯定要大鱼大肉地吃啦。哪像你家离珟,明明能换一碗味道好的,非得要喝这一碗,这叫不懂得生活。”

“什么不懂生活?”小丫白了他一眼,护犊子一般道,“离珟这叫做有勤俭节约的好美德。”

“你确定你家离珟有美德?”夜冥哈哈一笑,离珟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,有什么好美德。

离珟听夜冥的话,停下喝粥,朝夜冥道:“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

“哦,小丫头借你家离珟一用,你和帝幽女到船头去吹吹风。”夜冥打住笑,认真对小丫道。

“你们有什么秘密,不能当我们的面说。”小丫乌溜的眼睛探究地看着夜冥。

“男人的秘密,不方便女人知道。”夜冥故作神秘。

“哼,好吧。”小丫朝夜冥道,向还站在门外的帝幽女走去。

两个女人相视一笑,并排着往船头方向走。

帝幽女这人不坏,但平日里寡言少语,小丫也很少和她交流,突然这样只有她们两人,小丫一时不知道和她说什么。

两人就这样默默往船头走。

“看得出来,你很喜欢离珟,你日后会嫁给他吗?”沉默了许久,帝幽女忽然说道。

她也是希望小丫这个音灵天赋者站在魔族这边,难得离珟和小丫相互爱恋,这是天作之合的好事。

“嗯,我当然想嫁给他。”小丫低头,抿唇一笑。

“希望尽早喝到你们的喜酒。”帝幽女一笑。

小丫害羞一笑,想到一件事,看向帝幽女,犹豫说道:“我记得你说过,你是离珟的师姐,那么关于离珟的事,我想你该是知道的,有一件事我想问一下你。”

“即是关于离珟的事,你为何不直接问他呢?”帝幽女说道,她觉得既然是离珟的事,小丫和离珟是亲密关系,她该直接问离珟方合适。

“我想过问他,但这事他或许不愿说,毕竟不是什么好事,但我总想多了解他一些。”小丫说道,她被文曲抓去的时候,文曲说离珟是逃出的囚犯,她想问帝幽女的就是这事。

她一直没问离珟,是想如果离珟曾经真的是个囚犯,那他或许不愿提起那些不美好的过去,可是她又想多了解他一些。

当在乎一个人的时候,你总会想与他走得更近,更近,所以忍不住想要更多的了解他。

“那你问吧。看是不是我所知道的。”帝幽女点点头。

小丫想了一下,其实帝幽女刚刚说的是,离珟的事该直接从他那里了解,于是改了口:

“其实你说的对,离珟的事,该直接问他。不过,我决定不问他,也不问你,哪天他想说了他会和我说的,如果他不愿说也没有关系。无论他曾经发生什么,他始终是他,而我在意的是他,不是那些过去的事。”

多亏帝幽女那句话,让她一下想通了,既然不是什么好事,她这样去问,弄不好就变成了揭离珟的伤口,还是等他想开了自己告诉她吧。

当然,如果他始终不愿说,就让那些成为过去好了。

“你倒是一点就通。”帝幽女一笑。

她话说到一半不问了,帝幽女淡然一笑,也没有好奇追究她要问的是什么事。

“你很聪慧,不过太心宽了,缺少警惕性。”帝幽女望向她,轻轻一笑道。

“愿听指导。”小丫亦朝她一笑。

两人说着话,已经到了船头,便都依身在船头的栏杆上,吹着迎面而来的江风。

“我看得出,你从不把六公主当回事,除了给黎安情面,应该还是自信她这种愚钝的人伤不了你。”帝幽女继续对小丫道。

“我确实有这样的思想。”小丫点头一笑,这话帝幽女没有说错。

“而且,她喜欢离珟,大家看在眼里,你也知道。可是,从乌兰到现在,你对她没有一点敌意,也没有一点警惕之心。这未免太心宽了,你说不准会有苦头吃的。”帝幽女又说道。

“我觉得她掀不起什么风浪,而且离珟也不喜欢她,所以就没怎么放在心上。”小丫说。

“六公主是小人,愚钝归愚钝,但行事阴暗狠毒,无所不用其极。这样的小人防不胜防,你更应该十分警惕才是。”帝幽女说。

“多谢你的提醒,你说的很在理。今日在船尾,六公主一再怂恿仲铭杀我,当时情况确实很危险,如果不是白月过来,我真不确定自己会怎样?”小丫说道。

“总之,你防备着点,等到陵州,黎安送她回宫,就天下太平了。”帝幽女朝她笑道。

“哈哈。”小丫也爽朗一笑。

两人又天南地北地聊一些闲事。

这次的交流,让小丫很喜欢帝幽女这个人,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艳外表,其实有一颗诚挚的心,给自己的建议发自肺腑,言语之中也充满智慧。

两人本有些无话可说,结果一聊开之后,发现意气相投,反而相谈甚欢。

至于夜冥和离珟在卧间里聊了什么,小丫既是回避了也就没有追问。

接下来的几日,小丫和帝幽女总聚在一起喝茶小聊。

六公主安分多了,没有再出现在她的面前。

黑风仍是不见踪影,不过小丫从离珟口中得知,黑风和一个小姑娘在一起,过得很好,让她不用担心。

小丫知道他没事也就不再寻找了。

这千里船挺大的,上下三层,人挺多,要找一个人都挺费劲,何况找一只拳头大的小奶豹,她干脆由黑风自行找来。

反正黑风知道她的卧间所在,来找她是不费什么劲的。

这几日一切顺畅,唯独小丫和帝幽女总聚着闲聊,让夜冥和离珟受了冷落。离珟倒没说什么,夜冥就明显有小抱怨。

这日晚餐过后,小丫和帝幽女又在一起喝茶小聊。

“师姐,你看看,我这衣洞缝得好看吗?”小丫一边聊着天,一边趁机缝自己衣服勾破的一个洞,缝好后开心地给帝幽女展示。

“哈哈,你在衣洞上绣了两朵鸢尾花。”帝幽女赞道,“这法子不错,衣洞盖住了,衣服反而更好看了。”

“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小丫笑了笑。

“真羡慕你的手艺,我可是连针都不会拿。”帝幽女羡慕道。

“我这哪称得上手艺,就是懂一点给自己缝缝补补而已。这是小时候父亲逼我跟邻居的阿婆学的,其实我不喜欢针线女红这些,我小时候最喜欢的是骑着马在草原上疯玩。”小丫笑道。

“小时候我也疯,也不喜欢针线女红,整日舞刀弄剑,像个假小子。”帝幽女很有同感。

“我小时候想当个女侠,也很想学武的,可我父亲是个文人,只会教我读读书,写写字。”小丫惋惜道。

“你即便不会武,也可以当个女侠,你的笛声一出,谁敢惹你。”帝幽女一笑。

“哈哈,这倒也是,我对我的笛声是很有自信的。不瞒你说,我从九岁开始,就用我的笛声在西漠边塞惩奸除恶,许多恶人被我教训,吓得屁滚尿流、哭爹喊娘的。”小丫笑容满面道,谈起曾经的功绩很是得意。

离珟注视她笑开花的脸,乌黑的眼眸弯弯,像两弯灵动的月牙,不禁也跟着勾起嘴角。

帝幽女听小丫这么说,想起自己的小时候,也开口道:“听你这么说,我想起来,我小时候也做了件除恶的快事,那是在我十二岁……”

“哎哎,打住打住,小丫刚说完小时候,你又开始说,咱们什么时候才睡觉啊。”夜冥连忙打断,眼神哀怨地看着帝幽女。

“你想睡,你就去睡

小丫追夫记:妖孽,你站住!

小丫追夫记:妖孽,你站住!

作者:流樱阁主类型:古代言情状态:连载中

流樱阁主新书《小丫追夫记:妖孽,你站住!》由流樱阁主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水菜,黎安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小丫被离珟牵着走,目光注意他只穿着白色单衣,头发还有些蓬乱,而且还是赤着脚踩在木板上。 她心头一暖,他该是担心自己,听见笛声,从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