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> 《小丫追夫记:妖孽,你站住!》小蘑菇追夫记 第十六章 小丫头是第二个真心待我的人 小丫追夫记:妖孽,你站住!LOLI控

《小丫追夫记:妖孽,你站住!》小蘑菇追夫记 第十六章 小丫头是第二个真心待我的人 小丫追夫记:妖孽,你站住!LOLI控

发布时间:2020-07-31 16:06:02编辑:百小白来源:阅文集团小说作者:流樱阁主 状态:已完结

火爆新书《小丫追夫记:妖孽,你站住!》是流樱阁主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水菜,黎安,书中主要讲述了: 离珟连续昏迷了三天,第三天的早晨才醒过来。 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,看见一位发鬓斑驳的老人在给他换药。 “公子你醒啦?”老大夫见离珟

>>>《小丫追夫记:妖孽,你站住!》在线阅读<<<

《小丫追夫记:妖孽,你站住!免费试读


离珟连续昏迷了三天,第三天的早晨才醒过来。

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,看见一位发鬓斑驳的老人在给他换药。

“公子你醒啦?”老大夫见离珟睁开眼睛,又开心又激动。虽然离珟和他非亲非故,但忌怕六公主的淫威,他这三天天天盼着离珟醒来。

“你是……”离珟开口,声音暗哑。

“老夫是给你治伤的大夫。”老大夫和善地笑道。按道理,他看到离珟墨蓝的眼睛,应该感到怪异。但三天过来,老大夫整天见着夜冥,又给帝幽女治伤,他早就习惯他们这模样了。

“和我一起的姑娘在哪?”离珟想到小丫,他记得坠入悬崖的时候,她受了很重的伤。

“哦!她、她在大厅里呢。”老大夫立马想到了六公主,当天和离珟一起来的姑娘只有六公主一位。这几日见六公主那般紧张离珟,他自然猜测六公主和离珟是一对。

听老大夫的话,离珟心安了许多,看样子那丫头没事。

“你等着,我去叫她进来。”老大夫急急忙忙出去了。

在驿馆的大厅里,黎安、夜冥、六公主以及仲铭等人都在,他们正在吃早膳。

“公主,公主。那位公子醒过来了。”老大夫很激动,一到大厅就高声道。

“当真!快带我去看看。”六公主丢下碗筷,急急跟着老大夫,往离珟的房间跑去。

夜冥、黎安以及仲铭等人也跟着过去。

“公子,你要见的人来啦。”到了离珟的房间,老大夫笑呵呵道。

“离珟,你要见我。”六公主听见老大夫的话,笑容满面就坐到离珟的床边。

离珟看着眼前满脸笑的六公主,知道老大夫是误解他的话了。

这大夫说的是六公主,那小丫是什么情况?离珟不放心,见大夫又弄不清状况,即问六公主道:

“我要见小丫,她在哪?”

六公主本来扬起的笑脸一拉耸,老半天才没好气道:

“她死了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离珟猛然坐起身,一把捏住六公主的喉咙

“六儿!”黎安等人刚到房门口,领头的黎安见此一道冰针飞去。

离珟心绪烦乱,竟没避开冰针,手腕被刺穿,没有血流出来,只有尖锐的刺痛。

“公主你可有事?”仲铭担心地询问六公主。

六公主望着仲铭,不敢说话,离珟的手还放在她的脖子上。

“她说小丫死了?”离珟问向进来的众人。

“离珟,小丫自己坠崖死了,这跟公主没有关系,你拿公主撒什么气!”仲铭担心六公主,也顾不上忌怕离珟,怒不可竭说道。

仲铭的话似乎有道理,但听着十分激人,说的好像小丫喜欢坠崖死似的。

这话让因小丫“死”而难过的人听着怪不舒服。

仲景离仲铭最近,忍不住瞧了仲铭一眼,死的人与你无关,你不在乎没人怪你,但当伤心人的面如此说话实在气人。

离珟死死盯着仲铭,一团紫火就烧了过去。

仲铭大惊,幸得黎安一个结界挡住。

“离珟,你冷静点,小丫死我们也很难过,但这并代表你就可以滥杀无辜。”黎安上前一步,对离珟劝道。

夜冥不悦地扫了仲铭一眼,见对方已经胆战心惊,也懒得再跟他计较,朝离珟道:

“离珟,冷静点,小丫头不喜欢乱杀人。”

离珟放开了六公主的脖子,本来他还怀疑六公主的话,现在听见大家都这么说,他相信她确实是死了。

“她尸首在哪,带我去见她一面。”离珟沉声道。

他想轩辕那些人没讲错,他果真是满身煞气的妖物,小丫如果没有遇到他,她跟着王大山他们上路,现在一定还活得好好的。

离珟提出这个要求,夜冥一时难以回答,他也不知道小丫的尸首葬在哪,于是夜冥的目光望向仲铭、仲景等人。

“小丫的尸首埋在你们坠下的那个崖底。”仲铭缓声说,刚才离珟烧来的火,把他惊了一大跳,现在倒是冷静下来,说话的语气平和了许多,小心不再激怒离珟,

“从驿馆到那里挺远,骑马的话大概两个时辰左右。”仲景补充说道。

“带我去。”离珟说道,翻身就下了床,他上身因为剑伤没有穿衣物,只有胸膛的位置包裹着厚厚的纱布。

“公子,你的伤口还没完全结痂,走动裂开伤口不得了,人已死不如等养好伤再去吧。”老大夫忍不住阻止离珟,他身为医者本能担心病人的身体。

“她因我而死,我必须见她一面。”离珟没听老大夫的劝阻,扶着床头固执地站起身体。

老大夫见他意志坚决,心想倒是个重情的人,叹了口气也就不再多劝。

“离珟,人都死了,你这一身的伤,还跑到那个山崖干嘛。”六公主怯怯地小声道,她一不愿离珟的伤加重,二害怕离珟找到小丫,虽然三天过去了,但不知道那贱人有没有死绝。

离珟没有搭理六公主,直接看着仲铭和仲景道:

“她葬在哪里,带我过去。”

他墨蓝的眼睛深冷恐怖,仿佛只要他们一拒绝,他就一把火烧了他们。

仲铭、仲景一怔,一时竟忘了回答。

“仲铭、仲景,你二人就带路吧。我也想跟小丫姑娘道个别。”这时黎安说道。

“跟小丫头道别也不能少了我。”夜冥说道。他打算陪离珟走一场,知道小丫头死了他这三天也十分难受。

六公主望着他们愤恨地想,一个下贱的民女竟然这么讨他们欢心!她心下怨恨却不敢多言了,方才离珟的手捏在她的喉咙上,她现在还心有余悸。

没多久,驿馆的驿长安排了马车和马,还妥当地派了一个马夫。离珟和夜冥坐在马车上,黎安和仲铭、仲景骑马,几人沿着马道一路向西而去。

马车内,夜冥和离珟都寂静无言,离珟不愿说话,夜冥也不去打扰他。

离珟因为伤口,只简单披了件衣服,衣带都没有绑,像个木头人一样靠在车壁上,有些苍白的脸面无神情,只有那双墨蓝狭长的眼睛有难掩的沉痛之色。

“人已死,节哀顺变。”夜冥看着离珟,最终开口劝了一句。

“除了母亲,小丫头是第二个真心待我的人。”许久,离珟低声道。

“……”夜冥没有言语望向他,这是离珟第一次如此袒露心扉和他说话。

“其实我心里挺喜欢那丫头。”过了一会,离珟又说道。

夜冥听着,他知道言语无法安慰离珟,也就不再多说无谓的话。

离珟说完,仿似疲惫至极,合上眼睛也不在多说什么了。

两个时辰后,他们到了那个山崖。

夜冥直接背着离珟飞下山崖。

黎安也跟着飞了下去。

仲景和仲铭没有这样的灵术,只能绕道步行去崖底,好在两个人都习武步履极快。

离珟、夜冥、黎安三人到崖底,只看见一辆破败的马车,和一匹被野兽啃得乱七八糟的马尸,就再也没看到其他什么了。

他们不知道小丫的尸首埋在哪里,只能静静等着仲景和仲铭过来。

而此刻,仲铭一边和仲景走着路,一边忧心忡忡。

三天过去,那小丫死了吗?

如果见到小丫尸体没有埋起来,他们发觉我和六公主说谎,我该怎么圆?

早知道,当时干脆一剑了结了小丫,将她埋起来就不会这些麻烦了。仲铭烦躁地想。

一路上,仲铭都在想着应对策略。

当仲铭和仲景走到崖底的时候,离珟、夜冥、黎安已经等了许久了。

“仲铭,小丫葬在哪呢?”黎安率先问仲铭。

“就在这边。”仲铭状似自然地回答,他看了小丫昏迷的地方空空如也,顾不上对小丫的去向做思索,他就想着该告诉他们小丫葬在哪?忽然,仲铭看见旁边被野兽啃得一片狼藉的马尸。

可能是野兽厮打抢食,马尸旁边布满青苔的石头堆被推翻,石头四处滚落,露出一些微的凹陷。

仲铭一直看着那片乱石思索。

“怎么啦?”黎安见他一直看着马尸的位置,即问道。

“小丫的尸首也许被野兽吃了。”仲铭回过神,小心翼翼回答。

“你说什么?”离珟勃然大怒,目光死死盯着仲铭。

仲铭心中一惊,尽量让语气镇定解释:“当时仓促,没有锄具挖坑,我就简单用石头把她盖在这了。”

说着,仲铭指向马尸旁的乱石。

“堆起的石头被推翻,马又被吃成这样,小丫肯定被野兽吃了。”仲铭看向乱石旁——被野兽啃得只剩下残骸的马尸,接着说道。

他刚说完,离珟身边就烧起紫火,一路朝他烧过去。

这会黎安没反应过来,幸好仲铭身手绝佳,立刻纵身一跃,用轻功飞到了树上,险险躲开一劫。

离珟自然不放过他,大火又朝大树烧去。

黎安回过神了,捏了个诀,结界出现挡住了朝大树烧去的火,对离珟道:“离珟,我知道你气愤,但这事怪不得仲铭。”

“黎安,你泛滥的菩萨心,实在令人厌恶。”离珟根本听不进黎安的话,大火转而向黎安烧过去。

黎安被激怒,避开大火,飞身一掌就朝离珟打去。

离珟冷冷盯着黎安,浑身都燃起紫火,一决生死的气势。

尊严使然,黎安没有退缩,一个结界护身,硬朝离珟逼去。

“够啦!”千钧一发之际,夜冥挡在了二人中间,一股力量震开了二人。

夜冥一阻挡,黎安稍冷静往后退了回去。

离珟见黎安退了,仍是满面阴沉,身上紫火还在,但没有进攻的举动。

“我们是来祭拜小丫头,不是来打架!”夜冥喝道。

“尸首都没了,祭拜什么。”离珟阴冷道。

夜冥一时无言。

黎安看向一旁破败的马车,想里面或许有小丫的衣物,伤感道:

“马车里有小丫的衣物吗?我们给她立个衣冠冢吧。”

离珟却反对道:“不要立了。没有坟

小丫追夫记:妖孽,你站住!

小丫追夫记:妖孽,你站住!

作者:流樱阁主类型:古代言情状态:连载中

火爆新书《小丫追夫记:妖孽,你站住!》是流樱阁主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水菜,黎安,书中主要讲述了: 离珟连续昏迷了三天,第三天的早晨才醒过来。 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,看见一位发鬓斑驳的老人在给他换药。 “公子你醒啦?”老大夫见离珟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