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> 《何必情深:首席的名门新妻》宠爱入骨首席免费新妻 第17章 表里不一(1) 何必情深:首席的名门新妻免费试读

《何必情深:首席的名门新妻》宠爱入骨首席免费新妻 第17章 表里不一(1) 何必情深:首席的名门新妻免费试读

发布时间:2021-03-12 20:03:56编辑:百小白来源:小说作者:爱吃肉的妖菁 状态:已完结
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何必情深:首席的名门新妻》的小说,是作者爱吃肉的妖菁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 “我的身体自小就不太好,五岁那年,家庭医生实在没

>>>《何必情深:首席的名门新妻》在线阅读<<<

《何必情深:首席的名门新妻》免费试读


“我的身体自小就不太好,五岁那年,家庭医生实在没有办法,那些人便只能偷偷把我送进医院。就是那个时候,我见过你爸爸,见过你。”

五岁那年?那不就是她刚出生没多久的时候吗?

关于那时候的事,她那么小,自然不可能有印象的。可是,经他这么一说,再加上他能说出她的小名,看样子似乎是真有其事。

夏南瑾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,心底有一种复杂的情绪在流徜。

她从没想过,他与她,小的时候曾经见过。

明明是有着同样样貌的两个人,偏生,她首先遇到的,是霍霁。然,最后她却嫁给了霍霄。

这也未免太过作弄人了。

霍霁不知道她心中所想,他的眸光有些深邃,像在追溯着什么。

“那个时候,你仍在襁褓中,我还跟着你爸爸去婴儿房看过你……不过,我就在那医院住到痊愈,就被押着回来了,之后更是连一步都没有离开过这宅子。”

他想了想,又补上一句。

“那是我唯一一次走出霍家。”

日子,如常。

那一晚的质问,在她与霍霄之间产生了细微的裂缝,虽然表面上不漏痕迹,但在她的心里,却有着不小的疙瘩。

就如同霍霁所说的那些话,对她来说也是惊讶万分。

夏南瑾抬步走出录影棚,前段时间定下的案子,今天终于要成片了,她特地过来看看,发现效果还不错。

不知道为什么,自那一晚后,霍霁给她的感觉有了改变。这几天以来,他都没再勉强碰她,即使每晚还是会到她房里开,只是,与他相处时,就像普通的朋友一样。

而她的内心,似乎也有了改变。

她不知道这改变是因何而起,但她是下意识地想要去避而不谈。

刚走没几步,手机进来了一条短信,她翻出一看,竟是霍霄发过来的。

早在今天早上出门前,霍霄就跟她提过今晚有一场宴会需要她陪同出席,而如今发来的,是提醒她晚上会过来接她的事。

她简单地回复了一下,将手机重新放回包里。

车子就停在了对面的停车场,她站在边上等红绿灯时,余光不经意地一扫,目光在接触到一抹熟悉的身影时不由得顿住。

她侧着脸,脸上慢慢浮上了复杂。

在不远处的人行道上,乔思蔓正与一名上了年纪的妇人在争执些什么,乔思蔓的脸上是满眼的嫌弃与厌恶,而妇人除了不时回上一两句,大多数的时间都是低着头,任由对方劈头骂着。

她注意到那妇人的手中拿着一个大大的麻包袋,里面装着满满的空罐空瓶,就连另一只手也拿着一个被踩得扁扁的小瓶,一看,便知道是那种靠捡东西为生的人。

夏南瑾微微蹙起了眉,这妇人与乔思蔓是形成了强烈的对比,一个穿着廉价的衣裳,一个穿着今年Chun季香奈儿的新装。

她不会歧视收入较低的人群,她只是疑惑,乔思蔓怎么会跟一个靠捡东西为生的妇人在大街上争执。

其实这种事与她是没有多大的关系,她只是淡淡地看了几眼,就打算趁着绿灯亮起迈步走上斑马线。

然而,没走几步,就因为身旁擦身而过的路人随意脱口而出的话而顿住了脚步。

“现在的年轻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就算自己的妈妈是个捡破烂的,也不该在大街上骂得那么难听吧?好歹是自己的母亲……”

那是乔思蔓的妈妈?

夏南瑾扭过头,从乔思蔓的脸上,她是一丝一毫都没看出有关于亲情的东西。难怪,她方才没有往那一方面联想。

许是周遭围观的人太多,乔思蔓说了句什么,那中年妇人点了点头,拖着那麻包袋就要走。

乔思蔓恰巧在此时将她手里的麻包袋扯了过来,一脚踢开,随即,那些空瓶空罐散乱一地。

夏南瑾蹙起了眉,见到那妇人一脸欲言又止地望了望她,终究还是没有将那麻包袋重新捡回来,而是咬牙走开。

乔思蔓的脸色很难看,高跟鞋踩在地上发出不小的声响。

才走没几步,抬眸,便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她。

那一瞬间,乔思蔓的脸青白交间,迈开脚走了过来。

“你站在这里做什么?是看我的笑话么?”

“你想太多了。”

她淡淡地回了一句,就想转身离开。

乔思蔓堂而皇之地挡住了她的去路,那张铁青的脸上满满都是愤怒。

“夏南瑾,把你那同情的嘴脸给我收回去!有那样的母亲,是我乔思蔓的不幸,可并不代表你就有资格在这对我指手划脚!”

闻言,她的脸沉了下来。

“你有被害妄想症是你自个儿的事,我没有这个闲工夫在这里同情你。不过,乔思蔓,我看不起你,我看不起你并不是因为你家里穷,而是因为你对待你的家人的态度!那好歹是你的妈妈,她生你养你,你有侍奉的责任,但我看到的,却是你对自己母亲的奚落与嫌弃。”

“你懂什么?”

乔思蔓尖声叫着,化着精致妆容的脸开始逐渐扭曲。

“你含着金钥匙出生,当然不会懂生长在穷苦之中到底是什么感觉!所以,你才会在这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!夏南瑾,如果出生在穷苦之中的人是你,你还会说出这种话来么?”

她的确没有资格去指责她的态度,抿着唇,她干脆就大步越过她,没再与她多说一句。

乔思蔓看着她的背影,双眸里溢出赤果果的嫉妒。她嫉妒夏南瑾,嫉妒她能以妻子的身份站在霍霄的身旁,嫉妒她出生高贵。而她,就如同泥土里的野花一样,不管她怎么努力,都不会有人愿意看她一眼。

就是因为她没有夏南瑾的身份地位,她才一再地却步,只敢远远地看着霍霄。

如果,她像夏南瑾一样出身富贵家庭,那么,嫁给霍霄的,会不会就是她?

这个女人,明明不爱霍霄,却留在他的身边。她一定要拆散他们,这样的女人,不配做霍霄的妻子。

而这一次,就由她来好好爱霍霄。

乔思蔓慢慢眯起了眼,直至她的身影消失在视线范围内,仍然没有收回目光。

手机突然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,她拿出手机,瞥见屏幕上闪烁不定的号码时,嘴角勾起了一抹向上扬起的弧度。

她按下接听键接听,电话那头的人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,她嘴角的笑有愈发扩大的迹象。

“我等会儿就把钱打到你的帐上。”

说完这句,她便擅自将电话挂断,抬起头看着夏南瑾消失的方向。

“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得意多久……”

回到公司不久,霍霄便打电话来说已经到达楼下了。

夏南瑾向助理交代了一下明天的工作,随后急匆匆搭着电梯下楼。

霍霄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,布加迪威航在一间造型屋停了下来,一个钟头后,她穿着晚礼服重新走了出来。

霍霄坐在驾驶座,伸长手从后面拿起一个盒子,打开后将里头的东西戴在了她的脖子上。

她透过反光镜看见那是一条样式别致的项链,与她这身衣服尤为相称。

霍霄的睫毛很长,为她戴项链时神色专注,她垂眸看着,眼底闪过了一抹复杂。

他给她戴好项链后,便坐正车子准备开车。

夏南瑾侧过脸看着他,男人斜睨了她一眼。

她想起了稍早前遇见乔思蔓的事情,忍不住就问了出口。

“你跟那个乔思蔓是青梅竹马?”

“不算是青梅竹马,不过,她与小卉的关系很好,以前,小卉经常会带她到我家来,慢慢的就熟了起来了。”

虽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问起,但他还是如实回答了。

那抹略显狼狈的身影似乎就在眼前,她思忖了片刻,才缓慢地开腔。

“她家里是?……”

男人启动车子,布加迪威航滑出马路。

“她爸爸在小卉家工作,我姨丈见她家困难,便不时会支助他们,还让思蔓和小卉一起上学。自小,思蔓便跟在小卉的身边,小卉去哪她就去哪,小卉向来爱粘着我,因此,我见思蔓的次数就多了起来。”

夏南瑾的眼底露出了一丝诧异,记得初见乔思蔓时,她曾经以为那是在俞城与霍家不分上下的名门世家,直到今天在街上见到那情景,再加上从霍霄口中听来,她才知道温卉与乔思蔓关系好,是因为乔思蔓的父亲在温家工作。

那么,乔思蔓的妈妈,又怎么会在街上捡一些瓶瓶罐罐?

霍霄打着方向盘拐弯,这才继续往下说。

“小卉不时会送她衣服,思蔓自尊心强,工作以后就没再依靠小卉。至于思蔓的妈妈,听说自生下思蔓后身体就落了毛病,只能整天呆在家里……”

他说着,瞥向她。

“怎么好端端问起这些了?”

她望着车窗外飞逝而过的风景,沉默了一会儿。

“下午回公司的时候,碰巧看见她和她妈妈了。”

男人一怔,随后便明白过来。

“乔姨又出去捡瓶子了?”

何必情深:首席的名门新妻

何必情深:首席的名门新妻

作者:爱吃肉的妖菁类型:现代言情状态:连载中
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何必情深:首席的名门新妻》的小说,是作者爱吃肉的妖菁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 “我的身体自小就不太好,五岁那年,家庭医生实在没

小说详情